從微博看@同心實驗學校關停事件 (上)

北京工友之家 張雅涵

學校收到鄉裡教育衛生科關停通知的第九天,新工人藝術團正前往廣州準備展開南方巡迴,南方巡迴似乎沒有受到關停事件的影響,這幾天以來學校關停消息透過孫恆與學校在微博上的發言發酵,引起許多長期支持學校、參與過學校與機構志願活動的志願者、社會各界關注,同時也引起了相當多記者的注意,這天在出發往廣州的火車上工友之家、同心學校負責人孫恆也接到好幾通記者想要採訪的電話,但都被孫恆禮貌得回絕了。在保衛同心一戰的第一步策略上還是避免媒體擴大效應造成負面影響,現在還不急著主動出擊。

雖然沒有透過任何平面、電視媒體報導,這幾天關停的風波透過孫恆與學校在微博上的發言逐漸發酵,孫恆第一時間在自己微博上完整公佈了鄉裡給學校的關停告知與承諾回函,前者告知學校因為在「區、鄉相關職能部門多次聯合檢查中,在房屋安全、消防安全、用電安全、衛生保健等方面存在嚴重安全隱患」必須於「接到告知書即日起停止一切教學活動」,後者則需要校方簽署保證在關停過程中配合區、鄉相關部門做好學生分流與家長解釋工作,並且做到「不參與上訪與任何媒體活動」。對此孫恆也在微博上回應「為維護社會穩定,我們堅決響應並做到:不上訪、不搗亂、不給政府添麻煩」。只是鄉裡顯然對於在微博上這樣開公佈誠的「響應配合」不大開心,隔天便打了電話給孫恆問說為什麼把整件事情公開在微博上,孫恆也把這段過程寫在微博上了:「昨晚鄉里的人打電話問我為什麼要把關停學校的《告知書》和《承諾書》在網上公開?因為我覺得這不是一件私事,同心學校自2005年創辦以來,得到了學生家長、老師、高校大學生、企業、媒體、各公益團體及社會各界的廣泛參與支持。感謝大家的關注支持,給了我們保衛同心權益的勇氣和力量。」在保衛同心的第一階段,微博是發聲的最好平台,孫恆與學校的微博隨時更新近況,發出保衛同心聲明,重申打工學校根本不應該存在,但從05年創辦至今不斷為相關部門承擔社會責任,並公布其他之前被關停學校在關停分流後產生的問題,例如分流學校開始向這些打工家庭要七種證件(對於這些打工家庭來說是很難辦齊的)以及提高學費,微博消息發佈確保外界持續關注事件,也還不至於讓鄉裡沒台階下,如果可以溝通解決,誰也沒有必要大張旗鼓。下一步工友之家已經找到一批律師團,現在正忙著寫一篇對鄉裡的回應,主要抓住鄉裡沒有資格關停學校的行政程序錯誤與學生受教權兩點做出回應。

一直到7/23收到村裡向孫恆提出的《解除租賃合同通知書》讓整件事情開始白熱化。這天村裡到校門口貼上通知書,聲稱孫恆在「承租院落蓋起違章小樓,違反租賃合同」,村委會「即日起解除和你的租賃合同,請於10日內騰空教室」。

事情發展至今,可以看見整件關停事件執行權力已經從鄉層級下放至村層級,這也是打壓的一貫做法,讓基層政府去承擔責任擔任執行角色,並且關停焦點已從當初的學校安全考量問題轉換成土地承租人(孫恆)與村裡的土地租賃糾紛問題。在最後通牒的十天裡,學校透過微博發布村裡的各種動作,紀錄公佈村裡開始派聯防人員「坐鎮校門口」並阻止家長進入學校報名:「鄉領導多次到村委會溝通佈置工作。在有關領導的指示下,解除合同書和聯防隊伍一併到位。同心有幸每日有四員以上猛將外加腹黑頭目坐鎮校門」;「昨天學校同事去村裡交房租,遭到拒收,說是鄉裡不讓收學校房租」;以及村委會開始在村裡做家長工作,電話告知或逐戶拜訪家長說同心已經要關了:「晚上有學生家長反映,說村裡給家長打電話欺騙家長說同心已經關停了。」同時學校也持續透過微博發布軟性的夏令營活動,告訴大家學校依舊正常運作舉行夏令營,也邀請社會各界關心同心的大家有空可以來訪學校:「從現在開始,同心學校面向全社會開放,歡迎四面八方的朋友們隨時來訪,一起保衛同心!」7/26,學校公布了幾位專家學者給教育部長的聯名致函,呼籲保留同心。在第八天,學校在微博上公布和崔永元會面商討保衛同心一戰的結果,市、區教委表現出和鄉、村裡不同的態度,表示可以讓孩子們安心讀書,「今晚和崔永元老師見面了,他說北京市教委、朝陽區教委負責人已經第一時間和他取得聯繫,大家取得共識,無論如何不能讓同心學校的一個孩子失學。」,雖然還沒正式確認,但看起來是很有希望保留同心的。

8/1,離村委會的最後通牒日還有一天,學校也在微博上預告了明天將可能面臨的困難一戰,「今天一早,我們就與村委會的相關領導溝通情況,但沒能得到太樂觀的答覆。明天,就到10天“限期關閉”的時間了。我們心中有著隱隱的擔憂:明天,學校真的會被強行斷水、斷電嗎?會被封鎖住大門嗎?孩子們會從此不再能走進這個校門嗎?……關注就是力量,請大家密切關注最新動態!」

8/2,最後通牒的最後一天,早上我和幾位老師與志願者在校裡協助家長填寫問卷,調查是否願意讓小孩繼續在同心學校上學,同時跟不安的家長們解釋溝通各種村裡散播的不正確資訊,要他們放心學校會如期開學,他們在工作空檔來學校填寫問卷就是對學校最大的支持。

早上十點多村委會開始大動作,派出怪手以「修下水道」名義把學校門口水管給挖斷了並圍起圍籬。校門口開始聚集越來越多家長、村民圍觀,校方與村裡僵持不下,好幾位機構的同事也因為看見其他在學校同事在第一時間發的微博連忙從機構趕到學校。初步溝通協調後,村委會同意不封死校門,「排水系統」還是繼續修,但會給學校留個通口進出。到了下午,校長與一群志願者守護在校門口,這時候村委會又帶來一行人,堅持把學校最主要的右側通道再用圍籬擋起,只留下左側小且要繞行的小通道,在與村委會再次溝通時,這時候金花校長不忘跟身後的大家說:「誰的手機能發微博,趕快先發一下。」

下午知名三農問題學者李昌平與幾位關心關停事件的記者/民眾以及工友之家工作人員到村裡鄉裡協調,同行的一位民眾也發表了與村裡對關停事件的態度「剛和@XXX與@XXX 到朝陽區金盞鄉皮村村委會,汪村主任在電話裡保證,明早八點後接受媒體採訪,解釋打工子弟學校@同心實驗學校 門前水管被挖斷、學校面臨關門的有關問題。」

學校也在微博上發出告急狀態並尋求大家送水聲援:「 【同心告急】今日上午十點多,在沒有任何告知情況下村裡派了鏟車突然到學校門口,在沒有任何安全防護措施下開始動工,理由是修下水道,水管已經被挖斷,學校停水,同心告急:急需送水!」,早上發的狀態,不到下午就有許多民眾送水到學校聲援。

在這期間,平面媒體報導數量大量增加,工友之家也做了許多工作,運用媒體報導與微博力量取得關注,與支持同心保留的學者專家們不斷跟各層級政府單位斡旋溝通。學校方面除了在8/2村委會來挖溝的當天疏散學生外,隔天夏令營還是照常舉行,並且持續做好家長工作,由各班老師打電話向家長說明學校新學期報名繼續,暑假過後照常開學。最後在不斷與各層級政府單位協調之下,顯然村裡對於來自上層級單位的壓力已經緩解,在隔天下午村裡把水管接上,傍晚圍籬也拆除了,晚間村委會也派人來把挖出的土回填,至少路已經平了,是夜在學校門口我們喝著啤酒吃著烤串唱起歌來。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