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海危機

Joyce @ WWF HK
想到香港, 相信許多人會想到維多利亞港 那好似永不熄滅的幻彩燈光秀與晶亮的名師建築, 這個享譽盛名的明珠港灣, 除了高調呈現了香港亮麗富裕的一面, 其實也是香港環保問題的縮影。

如果你有機會在多年前就造訪過香港, 相信你能察覺維多利亞港的水域不如過去那樣寬闊, 也不復過去的清澈美麗。 維港海景的盛名, 多年來吸引了無數富豪大賈, 人人追捧只求能坐擁維港無敵海景, 並不斷以各種名義鼓吹並支持填海, 讓兩岸陸地不斷擴大, 同時也短視近利的讓港灣區越來越小。
填海最大的爭議並不像目前公眾熱烈討論的維港商業、 航運、或觀光價值可能受到損害而已, 其實最大, 而且最可怕的在於填海已經直接剝奪了無數依賴港口生活的無辜海洋生物的生存權, 讓這群一直沒被人類賦予發言權的物種, 直接面臨失去家園甚至滅種的急迫危險。

香港以地小人稠聞名, “填海造地”在這裡聽起來似乎是個情非得以的合理選擇。 但如果有機會全面審視香港腹地, 不難發現, 目前的建築與開發計畫幾乎完全集中在已經飽和的維港二岸(包含填海後的新生地), 而廣大的新界及九龍郊區, 就算扣除面積可觀的郊野公園及生態保育區域後, 仍保有相當可觀的腹地。 可惜, 在政府缺乏積極開發規劃的情況下, 一直無法吸引地產商進駐, 而無法疏散港島九龍市區早已爆滿的聚落。 於是, 已經爆滿的聚落更加擠迫, 仍然空曠的地區繼續荒涼, 而本來優游與沿海的其他物種, 則在人類自私的決定下, 被迫失去棲息的礁岸。

在香港這樣極度推崇資本主義與自由市場機制的地方, 的確極難避免這種”小政府大財團”的困境。 也因為這樣, 香港的環保團體比其他區域的環團需要更細密的遊說企業與政府, 一起推動法令, 讓都市發展對環境的傷害降到最低。 畢竟, 這種”消費至上”的香港精神, 除了讓維港可能就此消失, 還衍生了各式各樣的環境問題。 推填區的爆滿, 就是其中非常值得反思的一例。

香港不是第一次積極討論廢棄物處理的問題, 當然也不是第一次面對附近居民對堆填區惡臭強烈的抗議。 但為什麼香港還是持續不斷的往海灣堆填廢棄物, 形成變相填海? 源頭當然少不了要歸咎於消費主義所帶動的過度購買與頻繁丟棄。 但若香港消費精神一時間無法改變, 難道也沒有其他方法能幫忙改善廢棄物過多的問題嗎?

有人說, 香港的大型廢棄物比較多, 與區內多短期外派人員有些關係。 也有人說, 香港的生活廢棄量驚人, 與政府嚴密立法保障食品安全有關。 然而我在這裡看到的是, 很多外派人員離港時找不到地方處理已經使用過但狀況非常良好的家具, 而許多清貧家庭的孩子每晚餓著肚子看著超市把漂白水淋在丟棄的未過期完好食物上。 我為此深感憂慮, 好像, 這是一個大聲鼓吹消費, 卻忘記資源傳遞的地方。

香港當然也有些非營利組織, 鼓勵大家捐出不需要的家具與物資, 讓香港或者海外各地有需要的人們也能享有這”二手的富裕”, 然而, 大部分的人仍然在搬家時, 直覺式的自己付費請貨運行運走丟棄, 不但增加了”可用”廢棄物, 也浪費了當初為了製作甚至運輸這些家具的資源與碳足跡。 那麼, 為什麼人們會寧願自費丟棄也不送出去呢? 這也許正反映了人們對於廢棄物處理途徑與選擇認知的缺乏。

在這裡, 最活躍的是商業活動, 最善於公眾溝通的是商業機構, 每天最常接觸到的訊息是告訴你怎樣可以更便利的購買, 而購買後, 最常聽到的討論就是該汰換為哪一種更新更尖端的設計。 善後從來不是商業機構的問題, 而消費者也早已被制約的付錢了事, 讓問題自動流向堆填區, 成為環境自己要設法消化的世紀災難。

現在香港開始到台灣取經, 期待徵收垃圾費用可以解決廢棄物過量的”源頭”問題。 但爆滿的廢棄物本身到底真的是因還只是過度消費的果呢? 真是個耐人尋味的大哉問。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