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Zoe @ London Citizens (LC)

八月的來臨,意味著志願者計劃已經來到了尾聲,短短的十個月的工作體驗帶來了什麼的得著呢?上個月分享了我在倫敦公民中學習的爭扎,透過和同事的分享和交談,我好像漸漸看到了絲絲的曙光,找到了自己的出路。

一直以來都想著如何可以把學到的帶回香港,在機構的最後一個月,倫敦公民的同事以及上司都會問我想如何把社區組織帶回香港,會把倫敦公民的一套帶到香港發展香港公民嗎?會視社區組織為你的未來事業嗎?聽到這裡,有時會感到不舒服,畢竟SAUL ALINSKY 的這套在西方國家如英國、美國、德國等能夠發展,不等同於它的理論就是UNIVERSAL,不等於就能搬字過紙般套用到亞洲地區如台灣、香港等華人社群裡去。

同時,做社區組織不是一件能夠一朝一夕可以達成的事,如果要組織香港的宗教團體,相信我們要花更多的力氣和時間了解整個社會的政治形勢,同時也要和社區建立關係是花長以年計的時間。倫敦公民強調要在社會進行改變,就要和政治交手,這是跟香港大部分的非牟利組織的做法,多數是治標的做法,解決市民的當前困境卻不會組織市民和制度作對抗,整個社會文化都是一個「去政治化」的環境,如果在香港做社區組織,對平民百姓有關民主的教育還需要更加強。情況跟我在倫敦認識華人有點不一樣,在倫敦土生土長的華人他/她們是可以自給自足,不太會被英國政府的政策影響,所以對政治參與(包括投票)不感興趣。而近十年來到倫敦的新移民(大多數從中國沿海城市過來),他/她們對語言的不熟悉,以及感到自己是弱勢,也不太了解自己在倫敦市的權利和義務,加上被歧視的情況存在,令他們對政治參與更會卻步。香港的情況是,香港市民知道自己的權利和義務在哪,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參與選舉,但因為回歸中國以來見到的種種轉變而產生出的無力感十分強大,認為即使有上十萬人上街抗議已經不能改變香港的現況,制度下的巨輪不停地轉動,市民對政府感到失望而放棄政治參與的權利,我認為是需要更漫長的時間去再培養出市民的政治敏感度。

和台灣的志願者以及香港的朋友在聊回港的發展時,我開始想到如何把學習到的嘗試運用出來。我在香港一直有參與策劃一些社區/文化的地區工作,香港有心做社區工作的朋友不少,願意作新嘗試的朋友也有很多,我一直有策劃的志願組織──城市漫遊者(Citywalkers),做的是一些定期的導賞團,由在當社區成長的年青人帶領認識不同社區內的人和事,這群城市漫遊者很擅長和社區的街坊們聊聊天建立關係,但過去的城市漫遊活動只在於此,我希望可以做到的,是透過城市漫遊者,增強市民的政治意識,也希望漫遊者能夠擷取一些社區組織的手法,運用到活動中,讓活動不只是活動,而是會有下一步的行動,用小小的活潑的行動去改變我們的社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