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志願者計劃回顧(一)- 離開,是為了…?

By Zoe @ London Citizens (LC)

七月,夏天的來臨,倫敦的天氣回暖,讓我開始回想,我一年前決定申請浩然基金會的志願者計劃,跨越五千公里來到倫敦到現在,成就了幾多的改變,而我又可以如何善用我學到的,帶回香港。

我只是一個初出來工作的副學士畢業生,在婦女團體工作的時候還天真地說著理念理想,覺得學校的工作和自己在學院學到的理念有很大差距,雖然工作崗位也叫做社區幹事(community organizer),但總不覺得自己是在做過社區真正建立關係的工作。一年前的香港,就如過去的火紅年代一樣,長後浪推前浪,一群,「80後」的青年為著社會公義在香港進行抗爭,但我們在運動中也會有迷失的時候,這個與理想有落差的時候,我更渴望離開,更希望能夠到其他地方體驗別的機構如何在社區進行組織的工作。

社區組織的力量

初來報到的時候,倫敦公民強調的社區組織模式很快就讓我連繫到我過去一直有參與的種種志願工作,也讓我比較容易理解這套社區組織背後的理念以及如何在社區中能夠實踐出來。在大半年的學習過程中,這套百年經典的社區組織手法最吸引我的是如何真摰聆聽社區中每一個人的故事,如何去真正尊重人的過去和現在,信任他/她們能夠組織起來,為自己發聲,而非主流社會工作者所謂的「幫助」。同時,強調人和人之間的關係,關係的力量如何在社群間發揮作用也是讓我很想深入了解的一部份。

我在當中的爭扎

倫敦公民當中有很多很大型,上百人上千人的活動,在這些時候,百姓的面目變得糢糊了,在鎂光燈下只剩下有知識的宗教領袖和悲傷故事下的「受害者」。當中強調的關係建立變成向當權者傾斜,為了百姓關心的議題,和當權者建立關係,希望藉著關係達到解決議題的效果,可是,我看到的是,在建立關係的過程當中,弱化了被議題困擾的百姓,失去了倫敦公民、當權者和百姓之間關係的平衡。

倫敦公民一直強調自己和社會工作、和社會運動者並不一樣,強調組織人民,強調比社會工作更以人為本,強調比社會運動更在地和務實,可是我在台上看到的卻變成了只是一場「漂亮的」政治秀… ….我橫越了五千里,離開家人、朋友和戰友來到異鄉,為的是什麼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