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s Solidarity for Participatory Democracy)

    PSPD是我這次來韓國工作的政治性NGO,PSPD在韓國可以說是非常有名氣的一個市民參與組織,當韓國人說到左翼市民運動通常會直接聯想到PSPD,甚至在景福宮站的地面地圖上,除了標示一些公共設施和政府機關之外,PSPD的標記也赫然在地圖的標示上出現,由此可見,PSPD的知名度和功能性在韓國是不可小覷的。

在PSPD之下共分為十一個不同的部門:立法監督、行政監督、司法監督、國際團結、和平與裁軍、稅制改革、市民平穩生活、人民經濟、社會福利、勞工平等和市民權利等部門,總結各部門最大的工作指導原則就是幫助市民改善生活和監督政府所做的任何決策;PSPD是在1994年由一群對於改善人民生活為自志的律師和知識份子所創立的,PSPD從90年代到現今經歷了無數韓國近代的社會運動,幾乎無役不予,甚至有不少的運動是PSPD發起的,如2000的落選運動、2008年的反美牛運動和到目前為止已經持續近五年的反對濟州島海軍基地建設運動等大大小小不同的市民參與運動,甚至,PSPD不只是只有“為人民發聲”不定期的發起一些街頭運動,還有幫助“人民為自己發聲”的活動,以下就以兩種不同的模式來說明PSPD對韓國社會的貢獻。

第一種就是一般的社會街頭運動,抗議、遊行或是街頭記者會等,但是不同部門會有不同形式的活動,因為自己是在和平與裁軍部門所以將以此部門的活動來作範例:街頭抗議的方式有很多種,無論是在世界各地都有各種不同創意的發揮,來達到宣傳理念的效果,PSPD辦了幾次的街頭抗議活動,不同的議題以不同的方式演出,目的除了吸引社會對議題的注意之外,還有宣傳和對抗議標的的撻伐。

3月26日第二屆首爾核安高峰會(Seoul Nuclear Security Summit )的當天,PSPD和World Without War等NGO組織在首爾、鍾路區市政中心的廣場前組織了一個反核安會議的街頭抗議表演,因為此次核安會議的重點是在於核安保問題而PSPD期待核安會議能討論的是核能廢除的問題,尤其在前北韓領導人金正日去世後,北韓對國際社會威脅試射洲際彈道飛彈,讓整個核安峰會都圍繞在北韓議題之上,對於核裁軍與和安全的著墨並不顯著;也因為如此,韓國的相關NGO組織了一次街頭抗議表演,表演的內容找來了六位表演者分別擔任五位核武器擁有國家的領導人(美國歐巴馬、法國薩科奇、俄國普汀、英國卡麥隆和中國胡錦濤)再加上韓國現任總統李明博,六位領導人舉辦了一個“核安雞尾酒高峰會”,也就是在諷刺旗高峰會只不過是一個領導人見面的聚會,並沒有確實的希望對於核裁軍或核安全進行深入的探討或是產出具有強制力的裁軍時間表等,完全只是一個形式化的雞尾酒會。

除了以一般和其他NGO的合作之外,PSPD以常利用網路的便利性來達到宣傳和招募的效果,在四月初的另一次活動內容主軸是宣傳反對在濟州島建設海軍基地的理念,此次的活動是以“快閃族(Flash mob)”的方式進行,PSPD製作了黃色反對濟州島海軍基地的T-shirt並在網路上的約定時間於三星公司(Samsung)總部大樓(三星是濟州島海軍基地建設的承包商之一)附近和自願參加的民眾們集合,大家將旗黃色T-shirt穿上之後,就開始向三星大樓前進了,因為警察在先前就以接到通知,所以早已整裝待命準備迎接我們的到來,我們的計畫是:全部的參與者手牽手圍成一個大圈將三星大樓圍住,並面對大樓呼喊口號已達宣傳理念的目的,但也必須再警察像我們警告三次之後解散離開;因為在活動之前就有在網路上宣傳並通知媒體,所以當天也受到不少韓國國內的媒體的關注和報導。

上述兩項的活動都是偏向社會街頭運動的模式,PSPD針對一項已存在於社會的問題來進行對抗,利用遊說、抗議或是社會與論的方式來左右政府或財團的決定,所以說是在解決已經存在於社會的問題,此方式相對啟發人民的方式來說是偏向被動式;而何謂主動的模式呢?

PSPD在寒假、暑假甚至非假日都有許多各種不同的課程和實習計畫,“市民參與”部門就是針對“主動式”的賦予市民自我省思的能力,進而深化韓國的市民民主程度,PSPD以下面三種不同的方式來達到這個目標。

在每年的寒暑假期間,市民參與部門都會計畫招募韓國大學生至PSPD來進行為期五個禮拜的實習計畫,每次參加的學生人數都在20、30左右,因此每個部門都會有3至4位的實習生,在2012年初冬天時,自己所在的部門(Peace and Disarmament) 也來了三位大學生,他們除了需要參加每日不同的課程之外,還需要在這五個禮拜裡完成一個以他們自己所提出的企畫案,也就是說他們必須要籌備一次街頭活動,而我們只是在一旁擔任協助的角色,並不會參與他們企畫案產出的過程,如此才能達到“賦權”(Empowerment)的目的。2011年的大學生所籌備的活動是推動首爾市內的各大圖書館買進“親日人名辭典”,以從街上收集路人的簽名來推動聯署,雖然最後並沒有獲得足夠的聯屬,但在進行活動的過程中,他們得以了解市民參與政治和公眾議題的重要性,甚至可以反思至許多較深層的社會現象,因此在如此的實習計畫中,PSPD以將民主政治的精隨不知不覺的埋入社會的底層中。

而另一種方式則是較為簡單的直接授與知識的課程來進行,PSPD的市民參與部門在每年度都會有不同的課程,而課程都是專門給PSPD的會員[1]免費參加,通常課程都會因講師的時間表為主,所以每季的課程都不同,無論動態或靜態的課程都有提供,如樂器課程、素描課程、韓國歷史課程甚至到和平研究課程都有提供,雖然只是一般課程教學,但在會員之間或會員與講師之間互動時,除了知識的成長之外,社群意識(Sense of Community)也會不知不覺的被帶入其中。

最後一項是PSPD長期實習生計畫,通常大學生的實習計畫通常都不會超過兩個月,而“長期實習計畫”則是長達幾個月至半年不等的時間,例如在今年年初到4月近三個月的時間,幾位自願的大學生參與了“Remember Them”的計畫,因為在4月初就是韓國國會大選,而計畫的重點是讓大學生找尋資料來製作一套紀錄表,表上記載著各候選人在對各爭議性法案所投票的紀錄,並將其公佈給予選民參考;再者,如人民經濟和稅制改革部門都會有些資淺的律師來PSPD實習,除了為社會盡自己的一份力之外,在PSPD實習的經歷也會讓自己的履歷表加分不少,如此,時不時的在PSPD辦公室裡都會有些新面孔的義務實習生在為社會付出辛勞。

以上兩大項(街頭社會運動和促進市民反思能力)就是PSPD在社會裡最主要的任務,而其目標就是深化韓國的民主成熟度,雖然在許多議題上遇到不少的阻礙和挫折,但在PSPD工作的夥伴們都是抱著無比熱情且有著無可救藥樂觀的人們,雖然如此,但PSPD時常被極端右派人士歸類為“親北”(親北韓)組織,甚至還有在2010年3月天安艦事件發生時大樓被包圍,玻璃甚至被砸破等極端事件發生,所以PSPD一路走來也是顛簸不斷的;“民主”從來不是一個目標或是目的,因為它永遠會是一個“進行式”,沒有所為完美的制度,但是可以透過各種不同的方式來促進社會更加完善和公平,PSPD就是在這個事事極端的韓國裡,默默的在推動韓國民主深化on going的NGO之一。


[1] PSPD採取的會員制是其組織最大經費來源,PSPD的會員在每年繳交年費並可以享有一些相對的福利,如PSPD總部一樓的咖啡廳和每年不同的課程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