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不斷 理還亂 – 韓國財閥與政府

    韓國大企業對於政府和社會的影響是無遠弗屆的,走在韓國的街道上看到的都是國產汽車(現代、KIA),人們手上拿的手機不是三星就是SK,家電是LG,就連身上穿的西裝也是一樣(LG自創的LG Fashion),假日去逛的百貨公司不是樂天就是現代百貨,而三大報紙其中之一中央日報(중앙일보)的創辦人之一就是三星集團的創辦人李秉喆,在韓國,食衣住行都無法逃離大企業的掌握,換句話說,沒有他們,韓國人民是無法生存的。

韓國前十大企業佔全韓國的總出口率的80%,然而光是三星企業就佔了韓國總出口率的22%,現代企業佔韓國國內生產總值的20%;財閥治國的現象並不是一天兩天而造成的,最大的原因就是韓國政府的施政方針歷年來的偏向“國家資本主義”,因此造成了現在無法收拾的地步。

韓國政府和企業的關係一直是相互依存的,從60年代早期開始,韓國政府的經濟策略就是讓大企業來帶動國家的工業化,所以從最早的現代和KIA汽車都是最好的例證,如韓國政府在1962年所頒布的《汽車工業五年計劃》和《汽車工業保護法》等等的一系列限制以關稅或法令來限制外國汽車的進口,最後在1991年現代汽車公司終於製造出100%國產的汽車Accent,如此使得韓國國產汽車在韓國國內佔有相當大的佔有率,也使得韓國成為世界上少數可以獨立產出汽車的國家之一[i]

由上述的例子就可以看出來韓國政府和大企業的關係,基本上分為兩項:第一、政府需要依賴大企業執行自己所制定的經濟政策已達到國家經濟增長的目的,而相反的企業也需要政府制定對自己企業有利的政策;第二、政府可以利用國家的金融機構對大企業釋出低利貸款或是稅金減免等方式來達到對大企業的支持,大企業的業績和規模擴大和競爭力上升對國家經濟來說都是正向的,因為如此,政府和大企業的關係可說是相當密切[ii]

除了經濟上的相互依存之外,不少韓國大企業的領袖對韓國政治的發展也有相當的影響,例如現今南韓總統李明博在進入政壇之前曾在現代集團的現代建設公司內任職最高執行長,且在其公司服務近27年;1998年,當金大中上任南韓總統之後,現代集團創辦人鄭周永(정주영)和政府達成協議,從南北韓38度線趕了500頭牛進入北朝鮮給予糧食援助,甚至北韓經濟特區開城也是因為鄭周永的建議並與南韓政府的配合才得以進行,再者,鄭周永的六兒子,並且也是現任保守派新國家黨(새누리당)的議員鄭夢準(정몽준)在今年宣布參選角逐新國家黨2012年底的總統候選人,並且和前南韓獨裁者朴正熙(박정희)的女兒朴槿惠(박근혜)進行黨內初選[iii],由此可見韓國財團在韓國政治上的影響也是非同小可的。

三星、現代、LG等企業都可以說是可以呼風喚雨的大財團,尤其是他們所橫跨的產業都並不是只有一兩項而以,例如三星集團旗下就有60多間大大小小不同領域的分公司,電子類如三星電子、三星電機等,機械類如三星重工、三星工程等,化工類如三星道達爾、三星石化等,金融保險如三星生命保險、三星證卷等,三星旗下甚至還有三星獅棒球隊、三星愛寶主題遊樂園、三星首爾醫院、新羅酒店和第一廣告公司等等,如此龐大的集團幾乎無所不包,如此看來,南韓被戲稱為“三星共和國”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如此龐大的企業難道沒有政商勾結的弊案嗎?完全都是正派經營嗎?在2004年一位韓國家喻戶曉的檢察官金勇澈[iv]出版了一本“思考三星”的書,內容主只在闡述三星企業對政府官員的賄絡及關說等官商勾結的不法勾當,甚至還鉅細靡遺的提到三星董事長李健熙(이건희)在公司內成了一筆秘密基金專門為公司在政府內“打通關”,書一出版馬上受到全國的迴響,雖然程度上被韓國媒體封殺[v],但經過網路的傳播,銷售量還是大賣。

那三星有因為這樣而接受調查或是付出代價嗎?三星董事長李健熙被指控在1989年和1992年向南韓前總統盧泰愚(노태우)行賄且判決成立,被判處兩年緩刑,甚至在1997年南韓總統大選期間給予保守派候選人李會昌(이회창)一千萬美金的政治獻金,然而在2004年的“思考三星”一書出版後,在2007年11月韓國成立獨立調查組開始進行調查,最後李健熙因背信和逃漏稅等罪名成立,被判刑3年徒刑緩刑五年,2008年4月李健熙像大眾道歉並辭去會長職務[vi],但是更有趣的是,在2009年12月,韓國總統李明博因為李健熙是國際奧委會委員且韓國要申辦2018年冬季奧運的原因,給予李健熙特赦免除刑責[vii]

除了官商勾結之外,企業財團對於法律的無視也到達了不可思議的地步,例如在2012年3月其間,三星企業受到韓國的公平交易委員會的調查,但卻將前往調查的委員擋在門外,拖延時間銷毀相關文件,可說完全無視政府公權力的存在[viii]

自己在PSPD待了近九個月,也看見許多財閥對公共事務的影響力,但另一方面也看見了人民對財閥的複雜情感,當這些韓國財閥和他國企業競爭獲利或是受挫,韓國人通常都會將其反射到國家的民族主義之上,近而支持財閥的對外擴張,但如果財閥在國內作威作福的時候,人民心中雖有滿腔的不滿,但也無可奈何;在PSPD的同事們也和我討論到了這一個現象,他們認為,以一個民間的NGO組織來和政府在某些議題上抗衡,雖然困難但並不是完全不可行,因為政府還是受到選票和與論的制衡,但是如果要和不受與論和選票制衡的財閥們作對,真的會感到非常心有餘而力不足阿!

當一個私人企業已經強大到政府沒有它政策無法實施,國家沒有它將會沒有競爭力,社會沒有它可能會物資將會匱乏且人心可能會不安,那麼,“它”所擁有的影響力已經超越了政府、社會、人民,就向2008金融危機的許多銀行一樣,已經“大到不能倒”,倒了將後果不堪設想,如此的狀況到底是好還是壞呢?甚至想要回頭也已經來不及了。


[i] 鳳凰網,《韓國汽車產業自主開發之路》,2011年7月11日,http://auto.ifeng.com/news/internationalindustry/20110711/641436.shtml

[ii] 上海情報服務平台,《韓國政府管理企業的模式》,2004年11月25日,http://www.istis.sh.cn/list/list.aspx?id=1136

[iii] 今日新聞,《「現代」創始人之子參選南韓總統 鄭夢準威脅朴槿惠》,2012年4月30日,http://www.nownews.com/2012/04/30/11490-2809376.htm

[iv] 金勇澈在1997年加入三星集團並成為其法務長,但在2004年退出;金勇澈甚至在1995年因起訴並板倒前韓國總統全斗煥而聲名大噪。

[v] 媒體封殺也是因為三星對其的影響力和關說的結果。

[vi] 星島日報,《韓三星主席下台》,2008年4月23日,http://news.sina.com.hk/cgi-bin/nw/show.cgi/12/1/1/710718/1.html

[vii] 人民網,《韓國為奪冬奧會主辦權特赦三星前董事長李健熙》,2009年12月30日,http://homea.people.com.cn/GB/10677364.html

[viii] 中國時報,《三星拒受南韓公平會調查 韓媒痛批「有王法嗎?」》,2012.03.21,http://news.chinatimes.com/world/11050401/132012032100848.htm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