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郁琳
中國滋根鄉村教育與發展促進會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中國改革開放後的城市發展從沿海地區和幾個重要城市湧向內陸地帶,連帶使人口移動的方向越來越廣泛;省轄市和地級市(1983年推行地級行政區劃改革前,地級市稱為省轄市,但地級市和省轄市的建制不同。地級市在中國的地方行政制度裡屬於第二級單位,其行政地位相當於地區的市,屬於地級行政區。)陸續出現民工潮現象。以貴州省為例,九O年代開始貴陽便出現農民;隨農民工人數增加,其子女受教育的需求隨之而來。然而,相較於主要城市,在全國性的視角下這類行政區的流動人口及其受到的關注並不算多。

以貴州為起點的滋根,最早於六七年前於北京成立農民工活動中心,希望以此為實驗示範的基地,複製模板到其他地方。貴州項目點今年起開始納入農民工子女教育項目,於六一兒童節前夕與貴州省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簡稱關工委)聯合舉辦「六一兒童節慰問農民工子女活動」,以捐贈書包的方式和學童一起過節,而選定的是兩所位於貴陽市的學校--嘉潤學校及金鳳小學。

貴陽市南明區嘉潤學校
進入千禧年之際,貴州一個村子的老師打算成立學校容納城市裡就學不易的孩子,在姊妹的支持下,於2002年開始建校,隔年二月正式招生。這所學校就是嘉潤,這位老師就是嘉潤學校戴文惠校長。戴校長祖籍貴陽,父祖輩世居於此,她們這一代的人因為貴陽開發較早無法分得田地,必須靠務農以外的工作維持生計。戴校長的家庭關係緊密,從創校之初至今都有家人協助。2003年學校剛成立,附近的人也還不知道有這麼一所學校,只能靠著一個拉一個的方式找學生來念書。那時一共來了80位左右,經歷十年風雨,嘉潤擴展為從學前班到初中皆備的學校,共約500名學生。

一踏進校門就可以感受到這是一所硬體設備比較好的民工子女學校,地上的水泥沒有過多髒汙,牆上貼著潔白的磁磚,教職員辦公室內缺乏的物品不多,廣場上也有籃球架和桌球桌。走訪時瞧見一間電腦教室,二十來台的臺式電腦整齊擺放桌上。活動當天抵達時老師和學生都在為當天的活動忙乎著,女同學急忙設計髮型;男孩子負責在一旁把椅子搬到廣場上,高年級的也為低年級學生綁頭髮幫桌椅。儀式開始前,我趴在圍欄上與三位學生聊天。他們說平常最喜歡體育課,其中的男孩子說他喜歡玩球,不常跳皮筋,因為跳皮筋是女孩子喜愛的活動。

儀式開始後,主持人一一介紹與會長官;校方派出學校代表接受贈與(書包)。當天也是嘉潤舉辦六一兒童節慶祝活動的日子,校方邀請家長共襄盛舉,晚到的家長帶著小小孩擠在會場兩邊,氣氛活躍。校方為了表示對家長的敬意,穿插了親子互動遊戲,例如大風吹和吹氣球比賽,學生帶著自己的家長為了多吹破幾個氣球而面紅耳赤,逗得大家笑呵呵。儀式結束後,戴校長與老師們指揮學生收拾場地,好些位學生拉著他們說要拍照留念,特別是即將畢業的六年級學生。問起老師畢業生的去向,他們說留在貴陽念初中的占多數,其他的或是回老家就讀,或是隨父母的工作轉移到另一個地方升學。

戴校長隨後跟我介紹一下嘉潤現況。她表示學生多是隨父母來到貴陽,這些家長以打工維生;學校附近有不少物流業,一部份的男性家長擔任搬運工或是送貨的工作,也有些女性家長在外務工。學生家裡以兩個小孩的居多,這讓我想起早上流覽校園時遇到兩位的小男孩—小磊和小濤。小磊來自畢節,三年級時從附近的四方小學轉學過來。他說他們家有六個小孩,其中兩個已經沒上學了。小濤的父母來自貴州兩個不同農村,在他五歲時舉家來貴陽。他說家裡原本有五個小孩,其中兩位手足病故。活動期間和家長閒聊,他們提到貴陽物價高,如果在老家念書不用花錢,但這樣就必須和孩子分開。這些學生的家庭基本上不大好過,校方為此降低收費標準,一學期的學費由原定的310元左右降至200多元。儘管費用調降,仍有家長繳不起,每學期總有欠費情形,幸而這兩三年教育局補助每位小學生75元左右的助學金,不無小補。同為民工子女,第一印象是嘉潤的小孩較金鳳的健壯些,可惜沒有進一步瞭解營養狀況。貴州省於今年三月起全面進行營養加餐,這項政策尚未落實到民辦學校,民工子女學校學童的健康問題仍然值得注意。

貴陽市雲岩區金鳳小學
貴陽市金鳳小學于1998年成立,學生都是來自貴州、湖南、重慶等地的民工子女;有些家長到沿海打工返回貴州後帶著孩子來就讀。九O年代末貴陽的民工子女學校不多,金鳳小學算是成立較早的。在此之前王校長是在菜市場做生意,後來見到民工子女教育問題,決定開辦一間學校讓這些流動兒童有地方可以念書。剛開始學校招到120多名學生,漸漸人數多了;現在有216名學生,除了小學部還有學前班。

金鳳的校地一直以來都是承租而來;98年設立時,學校位在現址上頭不遠處,2005年搬遷到現址。學校位在貴陽市較偏僻的近山區,乘坐28或29路公車在天然居花園下車後,往一條巷子走上去,巷中又有小巷,金鳳就位於其中一條巷弄裡。從大門進去,右手邊是個看起來像停車場的空間,現在充當集會或體育課的廣場使用;為租下這廣場每年需要花費3000元,六一兒童節那天就是在這廣場上舉行捐贈儀式,小朋友身穿紅色制服挨著彼此坐著,為廣場增添繽紛的色彩與熱鬧的氣氛。

儀式當天行程繁忙,小倪與我在六月五號再度拜訪該校。相較於嘉潤學校,金鳳小學不管是硬軟體都顯露捉襟見肘的困境。辦公室裡擺著幾張去年教育部補助的木桌椅,牆上貼著幾張公告,幾副教學用具掛在一旁到也充當裝飾,最角落的書架上,零星幾本書迭著或豎著。

王校長與我們邊問邊聊,時值午休時間,包括校長兒子和媳婦在內的老師們走進來,所有老師加上校長一共九人,處理學校大小事務。老師們進來後忙起手邊的活兒,校長繼續為我們講解校務。金鳳小學按照貴陽市雲鹽區物價局的公告,一年級的學童一學期繳交310元學費,每升一年級多加10元。根據我的瞭解,教育部門近幾年在助學方面投入較多經費。以金鳳來說,所有學生每年補助學雜費85元(嘉潤亦是),並在去年開始支持其中一位老師的工資。校長的兒媳婦李老師補充說明,這位由教育局發工資的老師是特崗教師,兩年一期,月薪1000元,約滿後考公務員或教師資格證可多加五分。教育局也會撥辦公經費,不過落實到金鳳小學變成是硬體補助,例如辦公室桌椅就是這部分經費支出的,實際上校方對於辦公經費的細項也不清楚。另外,教育局也發了2000元的圖書採購經費,王校長說因為需要收據,他們特地去不打折扣的西西弗書店買書。

我和小倪對於學童的家庭情況也很好奇,李老師說這些孩子多半隻跟爸爸或媽媽其中一方住,也就是所謂的單親家庭。他們的父母從事的工作以打零工、建築工、賣菜為主,生計維持不易,連帶出現欠學費的現象。有些父母中午不在家,或者對於飲食較不重視,學童直接在外頭買點東西填飽肚子,營養攝取不足,身形比公立學校的還要瘦弱,連帶影響腦力發展。這些學童中不乏有兩三位兄弟姊妹的,超生的現象主要建立在農村,因為農村較容易規避。然而,超生的子女無法報戶口只能當黑戶。黑戶若要辦理戶口必然得繳交罰款,如果繳不起只能繼續當隱形人。這讓這些流動兒童的家庭更加困窘,無法繼續升學的小孩在畢業後或沒能畢業就到外面的世界當童工,餐館或工廠都可以見到他們的身影。隨著父母的工作影響,有的回到老家繼續念書,有的跟著換到另一個地方就讀。民工子女學校的兒童流動性很大,這是不得不的趨勢。李老師舉了兩個學童為例,一位是六年級的孩子,跟著以賣烤肉串維生的母親住在一起,還有一位五年級的孩子跟著父母住在工地,聽得出來家庭條件都不大好。慶幸的是這些孩子也許學業成績不甚理想,卻聽話懂事,老師交代的事情叮嚀的注意都放在心上。

有了基本的瞭解,李老師領著小倪和我認識校園環境。順著辦公室旁邊的水泥樓梯往上走到拐彎處是女廁的入口。廁所外彌漫著應有的氣味,它順勢注入辦公室,頓時讓我瞭解方才與校長老師聊天時聞到的味兒源自何處。二樓左右兩方各有一到兩間教室,教室有些迷你小巧,從課桌椅數量來估計,約可容納三十位學生。桌椅前方有個黑板,牆上貼著幾張學生筆跡的詩作和手工,除此之外別無他物。小小的桌子下方有個抽屜,抽屜裡露出書包,書包背帶上「滋根捐贈」的字樣清晰可見,原來已經有小朋用起我們贈送的書包了。在北京專案點時,我接觸到幾所民工子女學校的孩子說學校沒有音樂課和美術課,這次特地問過李老師。李老師說金鳳是包含這些課程的,只可惜硬體不夠。整個校園中確實看不到籃球架或小型鋼琴等文體器材,即便有課程也只能停留在基礎性的認知。

學校缺的不只這些,在醫藥衛生方面,不僅沒有醫護室,保健箱也付之闕如。課外讀物在辦公室書架上默默待著,校長說之前開放借閱遺失好幾本,隨著圖書減少,目前圖書似乎沒有開放借閱。有人來捐過書嗎?我們好奇地問。是有的,王校長回答,有不少人說要捐東西,不過,不少人以捐贈為由實則要校方自掏腰包,久而久之對於公益團體抱持半信半疑的態度。這次接觸滋根,是因為有了上層領導引介還有實質上的活動和贈與,心裡才踏實起來。

三樓其中一部分是教職員工宿舍,幾雙鞋子橫擺在房間外;另一頭是廚房,不管哪一邊都稱不上舒適。住在這裡的老師就著一個月1200元的薪水維生,我不免心想這樣的工資如何在這省都過活?李老師說校方經費不足,師資很緊張,若能有適當的支教人選協助將可幫上很大的忙,像是英語、語文、數學這些家長比較關注的科目都很需要多一點的教師。解決文體器材的匱缺也很必須,若有支助將能提升學童的五育發展。

順著樓梯走回到一樓,教室裡三位瘦瘦的女孩各捧著紙碗吃著粉;幾位不同年級的孩子聚在教室門口玩跳皮筋,同他們問話,靜靜的不是特別活潑,就像是金鳳給人的感覺,靜靜地踞在省都近山的一個角落,默默地存在著。

政府、學校、NGO--捐了書包以後
城市吸納資源快速,卻也是危機容易發生的地方。中國的城市吸引農村「剩 餘勞動力」流入,流動兒童跟隨父母離開家鄉求學生活,教育的問題怎麼辦?以貴陽為例,因應「外來娃」產生的制度逐年調整。自2001年起,貴陽市教育局每年安排專款用於接收農民工子女學校改善辦學條件。2008年,政府向每個學生提供了85元的學雜費補貼和120元的公用生均經費。2009年該市南明區出資新建3所重點接收農民工子女的學校。此前南明區的公辦學校以同等條件招收農民工子女就學。這些是給予學生部分的福利,但是,流動兒童的教育不只有這些問題,例如師資也很棘手。農民工子女學校條件相對不好,教師工資低廉無保障,貴陽市採取的方式是設立特崗教師 ,每人兩萬元,下一步的做法是從公辦學校派教學副校長到民辦學校提升教育水準。

貴陽市採取一系列措施,一定程度上緩解了農民工子女入學困境。由於資料不足,我還不確定NGO在貴陽農民工子女教育的問題上有那些實作經驗,只能簡單就這次滋根與關工委的合作提一些心得和疑惑。滋根在貴州大約從去年開始關注農民工子女教育,這次的合作是由省教育廳關工委敲定兩所學校、滋根以經費支持的方式進行。公部門與NGO合作不罕見;國情因素使然,中國的NGO難以避開政府做事,滋根在農村的項目點在推展事務時,與當地政府打交道是很重要的環節。這次滋根和關工委的合作不難理解。然而,雙方的序位是個怎樣的情況?我想從當天的紅布條只打出「關工委」的字樣,以及官方代表將滋根代表當作下手可以看出端倪。

另外,過程中如何決定受益方?滋根在前置作業的環節上沒有事先踩點,直接交由關工委裁決。我在兩所學校觀察到,至少嘉潤學生的書包狀態是可接受的,選擇這所學校為受助方可見有其他原因。最後,為什麼是「捐贈書包」?補充物質是最直接省事的方式,只是,誰來決定需要補充哪些物質?流動兒童需要什麼不該是政府和NGO說了算,更重要的是必須避免製造「假需求」,這樣兩者的合作才能更搔到癢處才是。

那麼,滋根在金鳳和嘉潤還能做什麼?針對不同情況的學校,當有不同的配套。滋根在條件差的金鳳還有很大的發揮空間,根據校方表示,從硬件設備的補助、營養餐的供給、軟體服務的提升(如教師培訓、支教)等都是可以使力的地方。滋根的合作網絡除了政府還包括受滋根資助、正在貴陽念書的大學(專)生,他們有心投入公益,是我們開拓貴陽民工子女學校的得力伙伴。而嘉潤學校在整體水準上是民工子女學校中較為優良的,滋根南部辦公室與其的合作可以從扶貧助學的層面轉為孩童德體美方面的提升。例如滋根注重的設立圖書室或圖書角,由該專案衍伸出增進閱讀/表達/管理能力、認識在地文化等能力。與不同層次的民工子女學校合作能夠增加滋根對於現今中國基礎教育實施現況的廣度,除了與北京流動兒童及各地省分的留守兒童互為參照,也可作為將來推動省級城市/縣城流動兒童服務的基礎。因此,後續的接觸、合作與追蹤仍有其必要性。

資料來源:
《貴陽市南明區將新建3所『農民工子女學校』》,貴州商報,2009/01/08,網址http://edu.big5.gog.com.cn/system/2009/01/08/010453131.shtml,上網檢視日期2012/06/29。
《贵州省贵阳市:农民工子女可享受平等教育投入》,中國青年報,2009/12/14,網址http://news.xinhuanet.com/edu/2009-12/14/content_12643186.htm,上網檢視日期2012/06/29。

One response »

  1. Report Review Committee says:

    可否試著分析一個村子,所有資源的來源,及其影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