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份心得報告 自然之友/毅綸

彩色垃圾車,你開往哪裡?(上)

這幾個月來,每週到社區做垃圾分類推廣逐漸成了我的工作重心,不過就是把垃圾丟到正確的垃圾桶裡嘛,小學生就會啦,這對我來說相當於反射動作、再理所當然不過的一個動作,竟然讓我在工作中吃盡苦頭。

號稱「社區工作者」的我,照理說應該很會想點子、寫企劃、辦活動、組織志願者、經營社區氣氛……,總之舉凡讓大家開開心心或者充滿意義一起做的事情,應當都是社區工作者的基本技能才是。是啊,但可怕的事情就在於,當你自認做這些事情沒什麼困難,卻在無數次熱熱鬧鬧的宣傳活動結束後,發現人們丟垃圾的習慣依舊無視分類標誌亂扔一氣時,你就會知道,問題不在你多麼會想點子、寫企劃、辦活動……。

因此,我必須稍微嚴肅點的面對我所做的一切了。

先不談在社區推動垃圾分類有多麼艱辛多麼坎坷,作為一個ngo工作者,本就要有「無中生有」的勇氣,只是,一個沒有環保工作經驗、沒有固廢基本知識的工作者,要在緩慢窒礙的社區工作中,說服自己所做得一切工作其實是有意義的,我想,這就需要比勇氣更多一點的東西了。

四月的某個週末,我跟同事一同前往再熟悉不過的垃圾分類試點社區,走進再熟悉不過的社區廣場,喔不,其實這天的廣場我不怎麼熟悉,閃亮亮鋪著紅地毯的大舞台橫立在前,四周擺滿了精美嶄新的彩色展架,舞台上的大銀幕正播放著由知名影星拍攝的垃圾分類宣傳廣告,幾個我很熟悉的社區物業工作人員,全部圍在現場嚴陣以待。

這天,一家知名的跨國包裝企業,正在社區中如火如荼的展開一個浩大的廚餘分類項目開展儀式。這個社區,是他們在北京十個項目點的其中之一。

這天,我難得地不需要滿場飛奔打點一切,也不需要隨時給志願者打氣加油、更不需要打起陽光笑容接待每個社區居民,只要靜靜坐在台下,看一場預算超過我整年活動預算好幾倍的華麗表演。

這天,坐在台下的我腦袋裡充滿了問號,他們到底要做什麼呢?舞台上的大型背板還有我們機構的logo出現在合作單位,但怎麼可能我完全不明白他們要做什麼呢?我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所有的大人物上台又下台了,直到活動結束人人看起來都心滿意足了,我還是沒能弄懂發生什麼事?

精確一點的說,我沒能弄懂得的是,如此浩浩蕩蕩盛大展開的究竟是「什麼」?不可能一陣敲鑼打鼓後,人人從今而後就成為垃圾分類的環保先行者阿,敲鑼打鼓後總要做些「什麼」吧?

很快的,我就看見這個「什麼」是什麼了。

活動結束後,帶著在會場遇到的其他環保組織的工作人員,我們到社區大樓裡參觀一圈自然之友正在推行的「綠色帳戶」活動,最後走到社區外邊的垃圾樓時,我看見了兩輛顏色繽紛還附有液晶銀幕的「彩色垃圾車」。

這裡的垃圾車不是台灣那種會唱少女祈禱的清運車,比較像是台灣農村裡會在屁股上寫著大大「農用」兩個字、我們俗稱「鐵牛車」的那種垃圾運送車,負責收垃圾的師傅用它在社區裡運送大樓的垃圾,一棟大樓的垃圾剛好可以裝滿一台車,師傅們就開著這車來來回回的運送十五棟大樓裡的垃圾,全部送來社區垃圾樓進行初步的分類分撿。

彩色的垃圾車旁,停放著另外兩台黑黑舊舊的垃圾車,我曾經坐在上頭跟師傅一起開進大樓地下道,一棟一棟的收垃圾回來,也曾經多次麻煩師傅用這車一路鏗鈴匡啷的幫我載送桌椅到廣場上去辦活動。它們今天停在彩色垃圾車旁,有種說不出的黯淡。

知名跨國包裝企業的工作人員,此時正站在彩色垃圾車旁,跟其他也來參觀垃圾樓的媒體朋友介紹這兩台嶄新的彩色垃圾車:看!原本沒有分類作用的垃圾車,現在加裝了分隔箱,每個顏色的格子可以分放不同類的垃圾喔!分了顏色垃圾就可以在運送過程就做到分類了!看!車體兩旁都掛著液晶銀幕,垃圾車運送過程中就可以播放分類宣傳廣告,以及更新最新的垃圾分類消息喔!

我必須承認,我當下真的心胸很狹小的在心中不斷吐槽著:X!居民不分類你叫人家怎麼在收完垃圾後馬上分類運送阿!X!設計這車的人肯定沒跟垃圾樓師傅一起去收過垃圾,運送垃圾的路線通通都在社區地底下錯綜複雜的地下車道耶,而且收垃圾的時間是中午一點跟半夜十二點,你給誰看廣告阿!

當然心胸狹小的社區工作者馬上就進行了自我反省,垃圾分類這件事有越多人關心、越多資源投入當然越好嘛,彩色的垃圾車雖然有點好笑但是立場上是正確的阿!

這天過後,彩色的垃圾車在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是因為我覺得它很可笑,而是因為它提醒了我一件重要的事:在這龐大複雜的垃圾治理問題上,我們究竟該做什麼?

從彩色垃圾車身上,我開始有一點點明白,在社區敲鑼打鼓、辦各種活動吸引目光、想盡各種花招提升大家分類意願,這些勞師動眾的事情究竟所為何事。當一個環境議題龐大到就算有一百個自然之友都可能改變不了現況時,我們既不可能坐以待斃,也不可能空等著哪天政策制定者想通了一聲令下、雷厲風行,那麼,我們就必須在各種嘗試中找出「契機」。

彩色垃圾車是跨國企業想出來的「契機」,如同綠色帳戶是自然之友企圖在社區垃圾分類實踐上拉開的「契機」一樣,我們誰也無法預測究竟什麼方法可以準確有效地改變人們的意識與行為,二十年前,誰也不知道慈濟能用宗教道德力量喚起台灣民間的垃圾分類意識。

當然,改變的契機不會憑空而生,一個社會的政治文化等等面向會流露出些許線索,民間組織必須有足夠的分析能力、足夠靈活、足夠「接地氣」、足夠……,只是,殘酷的現實是,這些我都還不夠。

(未完,請接五月份報告下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