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alise@IPAM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在里約+20高峰會正式登場之前,里約熱內盧市區內已聚集了來自巴西各州與世界各地之代表,試圖在里約捕捉過去20年間環境發展之樣貌,並為未來20年畫出「願景藍圖」。在外來人士蜂擁至里約之時,許多里約居民趁此時間離開里約市區(巴西政府給予里約市民假期,鼓勵居民於高峰會期間離開里約,並將住家出租給前來里約參與高峰會的民眾使用),市區內似乎看不見里約平時喧囂之模樣,永續發展的信念也未直接傳遞至在地民眾心中。

巴西經濟與社會發展國家銀行(BNDES)門口

保護財團利益,忽視民眾生存之巴西政府
在抵達里約的第二天,筆者參與了由巴西「更多民主」(Mais Democracia) 、「歡慶南方」(Jubileu Sul)等運動組織所舉辦之「另類里約生態之旅」(Rio+Tóxico Tour),實際走訪里約近郊,瞭解這些地區如何因為跨國財團所投資的大型建設(mega projects)被破壞在地生態與民眾生活模式。這些所謂之大型建設計畫多來自於巴西政府與巴西經濟與社會發展國家銀行(BNDES)和外資共同簽屬之合作協同,巴西政府等於是鼓勵與殺害其境內生態環境之兇手。

另類里約生態之旅的集合地點就在BNDES之前。BNDES位於里約市中心之Carioca區,這裡是里約的中心商業區,周圍皆是樓高20層以上之商業大樓與明顯受過「規劃」的城市造景。在集合的當天上午,BNDES門前甚至加了一截拒馬,並有守衛站崗;旁邊另有五、六名工人低頭忙著重新粉刷BNDES門前的地面裝飾。於BNDES正對面的鄰居,正是半公共(semi- public)且為南半球最大財團的巴西石油公司(Petrobras)! 對照著遠處山上的貧民窟與另類里約生態之旅海報中受影響的民眾與地區,這是一幅相當諷刺的畫面!

新森林法 vs 永續發展– «  »的永續發展 ?

羅塞夫與巴西新修森林法之遊行文宣

就在巴西舉辦里約+20高峰會之前,巴西政府新修訂之巴西森林法廣受世界民眾批評。這項新森林法的實施可追溯至1965年,並適用於巴西近520萬名農民和農地擁有者。它容許農民砍伐山林開墾農地,並同時放寬其必須保育的林地面積,而其中一項措施更是不再追究以往非法開墾農地的農民[i]。新修訂之森林法內容放寬了對在森林區域進行農業活動之限制;農場主人可在保留一定數量之原有林地與河岸植被下,在林區進行農業活動[ii]

巴西政府所提出之巴西森林法新修訂條例將廢除以往的森林保護法案,「免除」先前非法毀林案件之刑責。這將導致更多巴西森林受到非法開發,減少地球氧氣提供量,增加巴西土地做為商業耕種濫用,更影響全球生態。尤其當60%之亞馬遜森林面積位於巴西境內,而亞馬遜森林又佔了世界雨林面積的一半,這不僅影響到溫室效應、碳排放量、森林砍伐、生物多樣性等議題,也與世界民眾的生存息息相關。因此,在巴西修訂森林法期間,各地民眾皆相當關心相關議題之發展。

6月20日行動日的民眾

在人民高峰會進行期間,里約即舉辦過大型集會遊行,抗議巴西總統羅塞夫(Dilma Rosself)對極具爭議之新森林法著力不夠,且僅部分否決修訂內容,對於阻止相關法案實施之實質功效相當有限。在6月20日人民高峰會所舉行之遊行集會當中,隨處可見對於新森林法與羅塞夫不滿之標語。這與羅塞夫在里約+20高峰會上帶領世界領袖們「宣誓」捍衛全球永續發展之「努力」,仍相距甚遠。

羅塞夫在高峰會中重申各國應繼續履行1992年里約高峰會中所提出之「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但巴西是否在為了促進經濟與社會發展時,犧牲了保護世界各國民眾生存的責任?另者,當羅塞夫提到「已開發國家需承擔造成全球污染的歷史責任,並提供開發中國家減輕汙染的發展援助」。這難道代表著過去的歷史錯誤應被做錯事的國家「負責」,而開發中國家僅需致力於「減輕」「汙染」 (「減輕」,而非「避免、預防」) 的「發展」就可以了嗎?

安全的里約﹖

維持遊行秩序的警察

為了里約+20高峰會,巴西政府調動了巴西境內大批警力,負責維護高峰會前後之安全與秩序。在抵達里約熱內盧國際機場時,海關檢查不僅更加謹慎地確認旅客身份,也嚴密地進行入境行李X光掃描與抽查之程序。進入里約熱內盧市區後,隨處可見警察(包括里約市警、州警、聯邦警察、民事警察與旅遊警察)與軍隊在街頭站崗,直升機不斷地低空盤旋,進行「維安」工作。由於各國使節團多居住於里約市區南邊的科帕卡巴纳(Copacabana)和依帕內瑪(Ipanema)等區域,除了有聯合國交通車專門接駁使節團,知名飯店門口與周圍街口皆佈署大批執勤與便衣警力維護安全。部分地區的道路亦被封鎖管制。就連人民高峰會所在之佛朗民哥公園(Aterro do Flamengo) 、這個里約市區最大之休憩公園(長達兩公里)出入口、交通設施與佛朗民哥海灘周遭,也部署了各類警力全天候地值勤。

在人民高峰會期間的某天上午,來自世界各地的運動組織夥伴決定參與一場在里約近郊貧民窟舉行之抗議遊行。該遊行主要是為反對巴西為舉辦2014年世界盃足球賽興建大型足球館,除了耗費高額興建資金之外,也將影響到周遭貧民窟之生活型態與生活權。當天的遊行原本預計在上午六點半就要出發,但直到上午九點多,參與者才順利地從里約市區搭乘三台動員巴士前往遊行地點。

接近三小時的等待,主要是與巴西政府溝通巴士進出該貧民窟之管制。原來,在當天清晨,巴西政府已動員巴西軍隊至該貧民窟外「站崗」,周遭道路受到封鎖,民眾無法直接進出。在完成協調之後,里約市政府派遣了警力、警車與警用摩托車,專程為即將前往貧民窟集會遊行之民眾「開道」;美其名是「開道」,實際則是預防民眾「動亂」。

人民高峰會期間在會場穿梭巡視的警察

因此,那三台載滿參與至貧民窟集會遊行民眾之動員巴士前後左右皆受到警力「保護」,並沿路皆有警察封街讓專車先行通行,一路從里約市中心直達該貧民窟,避免車輛在行進中途因交通燈號而停下。在抵達貧民窟之後,動員民眾也僅能停留一小時進行抗議遊行,隨後又由巴西警方專車「保護」「護送」回里約市區。這是筆者第一次看見受到警方「高規格」對待之抗議遊行;警方想「保護」的,究竟是誰?

警力與軍方管制的,可不僅限於上述這些區域。在里約+20高峰會期間,部分知名觀光景點被警方封鎖,藉以提供參與里約+20高峰會的「貴賓」參觀里約的「美好市容」。大批警力與軍隊也被部署在散佈在里約熱內盧各地之貧民窟周遭。外國媒體與許多外國觀光客更趁著這「安全」的時刻,進入到貧民窟參觀與拍照。就連周遭的巴西朋友都開玩笑地說:「這應該是里約熱內盧最«安全»的一週了!」但是,貧窮、搶劫、毒品交易、發展不均等問題,只是在高峰會期間被暫時地刷上一層隱形漆,暫時「看不見」。在高峰會過後,貧民窟的生活又回到原狀;一週前的高峰會、里約的安全與里約的美好景象,是否僅是一場大拜拜?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