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alise@IPAM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就在聯合國永續發展會議(UN Conference o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簡稱Rio+20)即將於6月20-22日在里約熱內盧舉行之時,里約社會與環境正義人民高峰會(People’s Summit)也將在6月15- 23日同步舉行,預計將有來自世界各地的5萬名民眾參與。人民高峰會共有超過6百項針對不同之社會抗爭而舉行的自發性活動、綜合座談、遊行動員等行動,而這些成果則源自於世界各地之民間團體網絡、運動與組織共同努力和連結。

對於聯合國等國際機構和各國政府而言,里約+20的意義在於在1992年里約高峰會20年之後來「回顧」世界環境危機並尋找解決模式-所謂的「綠色經濟」。相對地,對於里約人民高峰會而言,里約人民高峰會期待將「里約+20」轉化成「解決人類面臨的嚴重問題」與展示民間社會組織能量的機會。誠如人民高峰會之標語所述,人民高峰會期待民眾「(一起)重塑未來」,提供一個為「可持續發展的世界」而奮鬥之社會力量連結與知識交換的開放空間,譴責虛假的解決方案,並推動真正的替代品。

就在人民高峰會與里約+20高峰會即將登場之際,世界各地的運動、民間團體也針對「綠色經濟」定義與內涵提出新的質疑和挑戰。下列僅就人民高峰會的關注議題和法國組織針對「綠色經濟」所提出之論述略為介紹。

人民高峰會(People’s Summit)的關注重點議題

社會與環境正義等權利(Rights for Social and Environmental Justice)
  1. 人權、公眾與疆域權、土地權、都市權、水權
  2. 種族權、婦女權、環境權、自然資源權、生存權
  3. 對抗種族歧視、不平等與環境不公義
  4. 確認經濟、社會、文化、環境與人權(DHESCA)、環境正義、氣候正義
保護公共財,避免公共財被商品化(Defense of Common Goods, against Commodification)
  1. 土地/疆域、水、生物多樣性(Biodiversity)、空氣/氣候
  2. 知識、文化、民眾與傳統智慧、通訊(communications)
  3. 自然資源商業化、財務與債務
糧食主權(Food Sovereignty) 
  1. 家庭與小農耕種、農田生態(Farm ecology)、種子
  2. 氣候變遷與沙漠化、城鄉關係、都市農業、農業能源(Agro-energy)、單種作物與農藥
能源與資源榨取產業(Energies and Extractive Industries) 
  1. 採礦與資源榨取產業、大型工程、能源需求(為何與為誰)、建設、軍事化
  2. 化石燃料、生物燃料、核能、大型水壩
  3. 能源主權、再生能源、能源生產與分配之分權(decentralization)
工作:為了另類經濟與新的社會典範(Work: For another economy and new social paradigms)
  1. 尊嚴勞動(Decent Work)、性別分工
  2. 生產與消費模式、健康、教育、遷徙
  3. 團結與合作式經濟
  4. 新住宅與都市住宅、衛生和公共運輸政策
  5. 全球危機與抗拒財團之抗爭
  6. 治理與金融系統掌控之機構與政治
  7. 新價值與社會典範、永續發展、發展、逆成長、好生活、互惠與關懷經濟

部分組織提出對「綠色經濟」質疑之主張

組織/單位 主張
農民之路(Via Campesina) 拒絕綠色資本主義錯誤的解決方法!現在開始永續的家庭式耕種!將抗爭全球化,(對抗成功的)希望也將全球化!(No to the false solutions of green capitalism! Sustainable family farming now! Globalize the struggle, globalize hope! )
Aitec(IPAM)、地球之友(Les Amis de la Terre)、法國Attac之觀點 自然資源不能被販售(The nature is not for sale!)
法國對抗Rio+20民間組織聯盟所提出之觀點 自然資源是公共財,不能被商品化。拒絕”他們”(聯合國系統)所提出之「綠色經濟」!(Nature is a common, not merchandise. No to their “green economy!”)
瑞典對抗Rio+20民間組織聯盟所提出之觀點 *改變系統,而非改變氣候(System change ! not climate change)*尊重自然資源權利與地球資源有限(Respect the rights of nature and the planet’s limits)

*將自然資源交付人民手中(Natural resources in the hands of the people)

*自然資源並非商品!拒絕「綠色經濟」(Nature is not a commodity ! NO to the “green economy”)

*現在就要公平且永續地(社會)變遷!(Fair and sustainable transition NOW!)

國際組織立場:農民之路(Via Campesina)
主張:拒絕綠色資本主義錯誤的解決方法!現在開始永續的家庭式耕種!將抗爭全球化!

在過去二十年間,資本主義系統已發展到空前之面向並面臨危機。以獲利為主的資本主義危機帶來了金融、糧食、能源與環境危機,而受此類危機影響最深刻的,莫過於一般民眾,而非菁英階級。即使已面臨危機,資本主義仍在世界各地”蓬勃”發展,尚未拋棄其信條;外資持續進行土地購買與土地掠奪、礦產業的發展、基因改造科技的運用(尤其在偏遠地區更明顯)、農業燃料與農藥的行銷規模越來越大。即使資本主義正面臨危機,其掠奪之腳步並未因此而變得緩慢。相反的是,資本主義在現在更快速地成長,因為許多大公司正趁著危機的時刻,向過去尚未挑戰成功之疆域伸出其觸角。

在一場訪談中[i],「農民之路」的代表提到了新的土地掠奪模式:由跨國公司主導之殖民主義(Corporate- driven colonialism)[ii],並一樣導致諸多民眾流離失所。在資源貧乏或發展較緩慢之國家地區,民眾相當倚賴土地耕作來維持生計;然而,跨國公司卻仍嘗試著偷取/掠奪他們的土地。當原本供給鄰近居民生活所需的土地被改用於大量生產提供出口的稻米時,這將如何改變民眾的生活?透過科技而進行之量產化行為,將為土地帶來何種程度的損傷?量產後的稻米將被販售到其他需要糧食的地區;然而,這些收成是否也能提供在地糧食需求呢?在地居民是否能付得起新的「糧價」?

這樣的行為將導致更多人流離失所、陷入貧困和飢餓。因此,世界各地的小農正嘗試著組織力量去對抗土地掠奪行為。「農民之路」持續其對小農耕作之關注,避免大財團進駐偷取、掠奪與控制糧食系統。除了土地掠奪之外,為了追求利益,資本主義亦驅使跨國公司在世界各地進行水源掠奪(water grabs)、海洋掠奪(sea grabs)與所有重要維生資源(grabs of all living materials)。因此,「農民之路」提出的解決方式為:

拒絕綠色資本主義錯誤的解決方法! (No to the false solutions of green capitalism!)

現在開始永續的家庭式耕種! (Sustainable family farming now!)

將抗爭全球化,希望也將全球化!(Globalize the struggle, globalize hope!)

法國組織立場:AitecLes Amis de la TerreAttac France
主張:「自然資源不能被販售」(La nature n’est pas à vendre!)
[iii]!

上述這三個組織所提出之建議與訴求如下:
(
) 給政府單位之建議
管制金融市場:

•拋棄所有市場與碳排放機制,禁止銷售自然與生活資源之機制
•禁止販售指標與自然資源相關的財務商品,例如:成長基金(index funds)(交換-販售基金/產品)
規範營利公司:
• 立法規範公司與其海外分支之法定責任
• 要求所有層級之決策透明化,確保企業代表未直接與公共政策掛勾。
• 要求公司所有財務與非財務需在所在國申報,避免跨國公司與銀行繼續享受避稅或法律刑責免責天堂,藉以加速他們對自然資源之掌控
鼓勵公民參與(Citizen participation)
• 尊重所有社群之權利及他們對其身處區域之自然資源相關決策過程
• 推動對重大社會改變之共同且民主的控制(能源模式、自然資產保護、重大工程建設…等)
()給民眾之建議
•支持和參與保護和正當分配自然資源的另類方法,拒絕自然資源被商品化
•質詢本地官員國際與國內重要議題
•關注個人投資被使用之處和其對社會或環境之影響:要求銀行協助理財之專家公開投資與基金組成之來源(是否投機運用自然資源來投資)
•拒絕購買與自然資產相關之財務投資商品

法國組織聯盟之觀點:
(24個法國協會組織共同提出)
主張
: 自然資源是公共財,不能被商品化。拒絕他們”(聯合國系統)所提出之「綠色經濟」!

參與組織:Adéquations – Agir pour l’environnement – Aitec-Ipam – Artisans du monde – ATTAC France – Bizi! – Confédération paysanne  – CRID – Cultures croisées – Développement local et synergies – Emmaüs international – Forum pour d’autres indicateurs de richesse (FAIR) – Fondation Copernic – Fondation femmes africaines – Fondation sciences citoyennes – France libertés – Fédération syndicale unitaire – Les Amis de la terre – Mémoire des luttes – Réseau féministe « ruptures » – Réseau “sortir du nucléaire” – Ritimo – Union syndicale Solidaires – Université Nomade – Vecam.

在1992年里約高峰會20年之後,環境惡化速度更快速,社會不平等之差距深化,而現今的金融、經濟、社會、環境與社會危機正逐步腐蝕民主。里約+20高峰會雖提出「我們所要的未來」(The future we want) 之訴求,但其所推廣「綠色經濟」僅是延續發展現有系統,並加速帶來其他危機。因此,世界各地之公民組織與社會團體將團結起來,爭取由民眾「自己決定自己的未來」!

民眾需要重新思考綠色經濟在危機中的意涵(“green economy” in a crisis context)

里約正式會議中主要討論之兩個主題為:”以永續發展和消弭貧窮為基礎之綠色經濟”和”永續發展之機構架構”。此處之「永續發展」被定義為「和自然妥協,尋求永續發展、社會正義與發展」時,然而此目標無法在今日世界達成,因為推廣「綠色經濟」是拿政治抉擇、社會公義與永續發展力來換取財務與經濟的利潤。

這樣的「綠色經濟」被標榜為“可持續管理”的自然資源和地球。然而,在現實中,它卻可被歸納成一個「以自然資源作為資本和財富累積管道」之「美好願景」,但也同時將為民眾與環境帶來諸多危險。在經濟危機中,這種“綠色經濟”不僅是只是一個”漂綠”(greenwashing)[iv]的過程,也同步顯示出建立新的「新自由經濟資本主義」經濟模式的野心。

世界各地皆有社會、環境之抗爭與改變提案,挑戰國際機構與政府所提出之藍圖,並提出更符合民眾利益需求之另類解決方法。這些另類解決提案包括:重新分配公共財(如:讓所有民眾皆能取得水、使用衛生建設和取得資訊)、能源轉換提案(運用最節省但最有效之方式運用資源、停止使用核能、轉移能源使用地點並建設輸送分配管道(降低使用能源時對在地帶來影響與危險)、食物主權(並使用環保之農耕模式)。

目前世界各地的人們生活在一個極端不平等和具破壞性的緊縮政策下,同時需面對結構複雜的危機。透過對現有的生產方式進行深刻變革,不再繼續過度消費,並重視與與地球和自然資源的關係,是所有人皆需面對之課題。民眾希望可以擁有一個真正過渡到可持續發展,確保社會和環境正義的社會,取代狂熱的追求增長,重新找回工作的意義,並保證創造合宜勞動(decent work)的機會,尊重在地耕種與糧食主權,建立一個公平正義、重視民眾權利和資源共享的社會。

因此,法國對抗Rio+20民間組織聯盟共同發起「自然資源是公共財,不可商品化」的倡議,邀請民眾一起來分析與解密”綠色經濟”之真正意涵。法國對抗Rio+20民間聯盟在6月9日於巴黎辦了一場公開討論會,並將於6月20日(對抗Rio+20的全球動員日)在巴黎市區舉行動員遊行。

瑞典對抗Rio+20民間聯盟之觀點:(由14個瑞典組織提出)
主張:改變系統,而非改變氣候、尊重自然資源權利與地球資源有限、將自然資源交付人民手中、自然資源並非商品
!
拒絕「綠色經濟」、現在就要公平且永續地
(社會)變遷!

參與組織:Friends of the Earth Sweden, Network Global Justice Now, Attac Sweden, Emmaus Emmaus Björkå, Popular Movements No to EU, Future in our hands, Färnebo people’s high school, Association Aktivism.info, Green Women, Climate Action, Latinamerican groups, NOrdBruk – Via Campesina Sweden, Studiefrämjandet and Swedish-Cuban Association.

在5月18-20日的週末,來自瑞典各地的社會運動的代表聚集在瑞典的哥德堡市,舉行了「慶祝!抵制!改變!」(Celebrate! Resist! Transform!)會議[v]。瑞典民間組織聯盟所得到的結論為:我們必須重新思考現行的發展模式之基礎。世界各地的民眾需開啟新的對話,團結南方與北方國家的力量,藉以鼓勵人類與自然共同生存。

在這場會議中,瑞典對抗Rio+20民間組織聯盟檢視了40多年的環境和社會正義的鬥爭。過去的聯合國會議和來自民間社會運動的壓力,已帶來部分頗具價值的變化。然而,這樣的努力仍是不夠的。各地民眾所面臨之環境問題已不再僅是在地所問題;這些問題與危機之影響規模與層面已更加全球化,增加了世界環境的負擔。

例如:海洋大生態系統可能將崩潰、過度捕撈,以及全球氣溫上升導致的洪水和乾旱。即使瑞典需要大幅下降其溫室氣體排放量,在2010年,瑞典國內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卻增加了11%;前述數據甚至尚未加入瑞典在其他國家之消費型商品生產所造成的排放量。如果地球上的每位民眾都將消耗瑞典每人平均所製造之溫室氣體排放量,這世界將需要近三個地球,才能滿足這樣的需求。

由前例可見,世界各國領導人仍然未能解決關鍵的生態和永續發展等問題。在丹麥哥本哈根、墨西哥坎昆和南非德班的氣候談判之後,世界各地民眾已看件,此類協商結果之成效相當地有限。二氧化碳的排放量仍逐步增長,人類持續在生物多樣性和化學品排放等無法改變之生態限制議題上繼續冒險;這些舉動,將可能在未來為這世界帶來前所未有之全球性災難。

基因工程、化學、農業、林木採伐業、大規模的農業燃料生產技術、納米技術、合成生物學、核電和技術解決方案,被視為可被用於解決地球自然資源不足限制的「救命仙丹」,以及克服我們今天所面臨的危機和經濟危機。但是,這些解決方法並未真實地面對導致現有經濟體制危機的「實際原因」-資本主義。

長久的永續發展取決於自給自足與民眾如何取得自然資源(包括水源和土壤)。糧食主權意味著,民眾和農民擁有取得糧食供應的權利,而非由全球性的工業資本主義主導相關決定。

瑞典民間組織聯盟認為,一個另類的過渡方案可以創造數以十萬計新的就業機會在瑞典,並盡可能地盡快淘汰對環境有害的活動。由於這場”抗爭”所涉及與影響的層面是所有生存在地球上的人們,因此,環保運動、農民運動、國際團結運動、憤怒運動、工人運動、婦女運動、工會、農民組織與促進民主發展的等組織需共同努力,尋找具建設性的解決方案,對抗將公共財私有化的陰謀。


[iv] 這可被視為“生態洗錢”(Eco-laundering)或“生態鬧劇”(ecological farce),意味著此類行為僅建立”環保形象”,卻對改變現狀毫無助益。

One response »

  1. Report Review Committee says:

    對Rio的峰會現場觀察很精彩!例外,對於「共同但有差別的責任」「綠色經濟—綠色經濟政策」,歐洲NGO怎麼看待這些第三世界國家的主張?以及第三世界NGO的主張?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