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與環境正義人民高峰會(People’s Summit)之大會標誌

危在旦夕的里約+20高峰會(What is at stake at Rio+20?)[i]

「里約社會與環境正義人民高峰會」(People’s Summit)[ii]
國際協調小組宣言
2012.05.12 里約熱內盧
(2012.05.26 Annalise中譯與補充附註資料)

民眾的團結和動員
生命和公有財,社會和環境正義
反對自然資源商品化”(commodification of Nature)綠色經濟”(green economy)

在聯合國里約+20高峰會[iii]即將到來的一個月前,世界各地民眾並未在正式會議的談判過程中看見任何積極進展。截至目前為止,里約+20正式會議仍未針對1992年的里約熱內盧高峰會協議或是如何解決危機的辦法進行討論。他們將討論重點放在”綠色經濟”這套騙人的建議,以及如何實施新的國際環境治理,以利於建構”綠色經濟”。

這些危機真正的結構性原因源自於資本主義,其古典與新的控制形式,包括財富集中所造成社會不平等、失業、對人的暴力行為、將譴責這些不當行為的人犯罪化。目前的生產與消費系統 –由財團、商業市場與政府代表與強加於民眾身上,製造並加速全球暖化、飢餓與營養不良、森林滅絕、生物多樣性、社會多樣性與文化多樣性、化學污染、飲用水枯竭、海洋酸化、土地掠奪與都市和鄉村生活各領域之商品化。

“綠色經濟”違反其名稱之本義,是資本主義積累的新舞台。在”綠色經濟”的建議中,沒有任何部份質疑或尋找開採化石燃料的替代方案,或是其消費與工業生產模式。相反地,綠色經濟開闢了新的經濟疆域,剝削人民與環境,擴大「無限的經濟增長是可能的」之神話。

失敗的經濟模式現已被”綠色”包裝,旨在將自然的重要生態週期交付予市場規則和技術運用,將自然資源、其重要功能與傳統知識加以私有化與商品化,並透過碳市場、環境服務、生物多樣性與減少毀林和森林退化所致排放量(REDD +)等補償機制,強化操作投機性的金融市場。

基因轉殖(Transgenic)、農業毒物(agro- toxics)、種籽絕育技術(terminator technology)、農業燃料(agro- fuel)、奈米技術、合成生物學、人工生命、地球工程(geo- engineering)、核能等技術被視為解決地球的自然資源限制與多元危機的”技術性解決方案”,即使這些方案並未解決引發困境的真正原因。

此外,導致氣候、環境、經濟和社會危機的最大原因-擴展農產品加工業的糧食系統,也在”綠色經濟”中推廣。這深化了糧食炒賣(food speculation)的投機活動,更促進全球農業企業(agribusiness)行業的利益,犧牲了在地居民、農民、家庭和原住民的生產活動,更影響所有人的健康。

里約+20會議的談判策略延續了部分富裕國家在1992年里約高峰會提出的商定原則,包括:共同遵循但責任區別的原則、預防原則、取得資訊與參與的權力等。這些原則已威脅到民眾原擁有的權力,包括:原住民的權力、國家民眾與農民的權力、水權、工作權(包括男性和女性)、移民的權力、取得食品、居住空間與城市的權力、青年與婦女權、關於性別與生殖的健康權、受教權與文化權。

里約+20高峰會嘗試建立一套「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簡稱SDGs)[iv],藉以用於推動”綠色經濟”,但這將更進一步地削弱現有且已顯不足的「千禧年發展目標」(MDGs)。

正式的會議過程提議實施「全球環境治理」(global environmental governance),其功用將是透過世界銀行與其他金融機構(不論是公營或私營,國家的或國際的)管理和促進”綠色經濟”。這將導致一個「身穿”綠色新衣”」之新的債務與結構調整的週期。然而,若要得到民主的全球治理,就必須結束聯合國系統的影響。

因此,我們反對此會議過程,呼籲世界各地民眾聚集並強化相關遊行,創造另類解決方法。

我們奮力於徹底改變目前的生產和消費模式,增強我們的權利,藉以隨著依據民眾實際經驗而取得之另類模式擴展,實踐真正的民主,尊重集體與人權,與自然共存,並取得社會與環境正義。

我們認同應集體為下列議題建立新的典範,包括:糧食主權(food sovereignty)、農業生態學(agro-ecology)和非營利經濟(non-profit economy)、為生命與公共財奮鬥、土地權與領土權、城市權力、自然與未來後代之權益,以及消除所有行式的殖民主義與帝國主義。

我們呼籲世界各國人民參與對巴西政府修訂與破壞保護森林最重要的法律框架(也就是巴西的「森林法」(forestry code))之抗爭[v]。若此法律框架被破壞,將開啟森林(特別是亞馬遜叢林)砍伐增加的大門,促使農業企業利益擴增,強化單一栽植(monoculture)。我們也支持反對貝羅蒙(Belo Monte)大型水利計畫,因為這將影響到居住在叢林中民眾的生活與亞馬遜流域生物多樣性之生存。

我們再次邀請全球夥伴參與6月15~23日在里約熱內盧所舉行的里約社會與環境正義人民高峰會(People’s Summit)。這是全球社會和環境正義的抗爭在1992年里約會議、西雅圖高峰會、世界社會論壇(World Social Forum)、科恰班巴(Cochabamba)等反對世界貿易組織(WTO)和美洲自由貿易區(FTAA)、尋求氣候正義與反對20國集團(G20)等抗爭之後,相當重要的一步。我們也邀請「佔領運動」(Occupy)、「憤怒運動」(the Indignados)和阿拉伯之春等大型動員與民眾抗爭加入我們的行列。

我們呼籲全球民眾在下列日期動員,包括:6月5日(世界環境日)、6月18日(反對20國集團;其會議重點專注於“綠色增長” )以及6月20日在里約熱內盧舉行之「里約社會與環境正義人民高峰會」(People’s Summit)(此遊行將在里約和世界各地同步舉行,主要訴求為社會與環境正義,反對”綠色經濟”、反對將生命、自然資源與公共財商品化、爭取民眾權益。


[i]原文請參考:http://cupuladospovos.org.br/en/2012/05/what-is-at-stake-at-rio20/

[ii]里約社會與環境正義人民高峰會(People’s Summit)將於2012年6月15日~23日舉行,其官方網站為:http://cupuladospovos.org.br/en/

[iii]里約+20高峰會(全稱為:2012年聯合國永續發展高峰會)將於2012年6月20~22日期間舉行,其官方網站為:http://www.uncsd2012.org/rio20/index.html

[iv] 永續發展目標(SDGs)的概念最早由哥倫比亞與瓜地馬拉政府向聯合國提出,並形成了17項目標,預期將在里約+20高峰會中討論。這17項目標包括:

(1)   永續消費與生產(Sustainable Consumption and Production):設定千禧年消費目標(Millennium Consumption Goals)並於2012-2020年執行。

(2)   永續生計、青年與教育(Sustainable Livelihoods, Youth & Education):各國需實施永續發展政策/編列相關預算。

(3)   氣候永續性(Climate Sustainability):減少地球溫度/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碳稅。

(4)   乾淨能源(Clean Energy):使用再生能源/減少能源需求。

(5)   生物多樣性(Biodiversity):呼籲各國政府盡快實施生物多樣性的策略性計畫,要求各國政府投資自然建設(nature infrastructure)與生態復育(ecology restoration) 。

(6)   (Water):讓所有民眾皆可適當且適量的取得安全與乾淨的飲用水。

(7)   健康的海洋(Healthy Seas and Oceans)/藍色經濟(Blue Economy):復育「死海區」(oceanic dead zones),增加海洋保育區,減少海洋中的塑膠汙染量,建立海洋酸化(ocean acidification)國際監測網絡。

(8)   健康森林(Healthy Forests):延續REDD+原則(減少毀林及森林退化造成的溫室氣體排放) 。

(9)   永續農業(Sustainable Agriculture):推倡永續農業(運用有機物或生物代替化學農藥),建立永續且人道之食物系統,維持健康生態系統,確保畜養被食用的動物被友善對待,減少對環境之影響。

(10)   綠色城市(Green Cities):各城市需發展並實施與運輸、公共衛生和環境需求融和協調的都市發展行動計畫,所有新建建築須符合綠建築標準,鼓勵都市中以大眾運輸交通工具代步。

(11)   補助與投資(Subsidies and Investment):延續「生物多樣性策略計畫」(Biodiversity Strategic Plan),排除對其有害之行為,例如:化石燃料的生產、非永續發展之農漁林業與其他危害生物多樣性原則的措施。

(12)   新的進展指標(New Indicators of Progress):發展新的永續經濟指標來取代原有的國內生產總值(GDP)指標,藉以用來呈現經濟表現與預測;這些指標可與環境、經濟、社會、文化與語言永續性相關。

(13)   取得資訊(Access to Information):所有政府須實施取得資訊自由相關法令,讓人民可取得與環境相關之資訊(尤其是與環境相關項目) 。

(14)   公共參與(Public Participation):政府需鼓勵在地、國內與全球之志願服務行動,藉以實踐永續發展與人類福祉。

(15)   糾正與補救管道(Access to Redress and Remedy):政府需立法保護永續發展(包括糾正與補教管道)之相關司法與行政程序。

(16)   貧困與邊緣化人們的環境正義(Environmental Justice for the Poor and Marginalized):各國政府須立法要求政府機關採取適當措施,在進行永續發展決策時,提供資訊給生活可能因此受影響之貧困人們、婦女與其他弱勢族群,並讓其參與該決策過程。

(17)   基礎健康(Basic Health):持續支持千禧年發展目標中與健康相關項目,並致力於健康、福祉與永續發展,確認所有民眾皆可取得醫療資源與服務。

詳細內容請參考:http://www.uncsd2012.org/rio20/index.php?page=view&nr=273&type=230&menu=38

[v] 近期巴西政府提出新的巴西森林法,新修訂條例將廢除以往的森林保護法案,「免除」先前非法毀林案件之刑責。這將導致更多巴西森林受到非法開發,減少地球 氧氣提供量,增加巴西土地做為商業耕種濫用,更影響全球生態。目前國際環保與倡議團體(如:WWF、Avaaz)已發起聲援連署活動,呼籲巴西政府否決此 法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