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朗德於北約高峰會(NATO Summit) ©Spiegel Online

Annalise@IPAM

在法國總統大選第二輪當天,諸多選民走上了巴士底廣場這個充滿革命氣息與法國傳統自由精神的地方,慶祝「沙科吉下台」這場屬於”人民”的勝利。在2012年選戰中,經濟不振、高失業率、貧富不均等議題帶來讓法國人民對原有之法國政府投下不信任票,特別是對被大眾認為「喜歡與富人交朋友」的沙科吉之強烈不滿(沙科吉所屬的右派政黨UMP曾在巴黎知名之豪華飯店進行黨內餐會;該飯店餐廳一餐之消費約要兩萬元台幣,引起社會大眾強烈批評)。

若要檢視本次選舉中沙科吉落選之主要原因,莫過他所提出之法國內政策略不再受到人民支持。沙科吉在其任內多次挑撥法國國內族群對立紛爭,而其在選戰間所主打的「控制移民」牌正式失效,法國需要正式面對其內部之多元文化組成,尋找「和平共存」(Vivre Ensemble)的契機。

在5月15日就職之後,除了法國境內諸多仍待解決之內政議題之外,奧朗德首先要面對的,是如何在國際舞台上如何呈現「社會派」法國的新氣象,並如何與目前主流、以經濟政策為主的其他國際政治領袖群進行策略攻防戰。但目前可確認的是,奧朗德的就任已為國際政治投下新的震撼彈,因為多數國家對奧朗德仍然相當不熟悉。繼奧朗德當選與希臘選舉過後,歐洲政局似乎暫時往「左」傾。顯然的是,世界上的多數政府不再可以認為其擁有「絕對」執政權,因為人民不再放任、容忍政府「恣意而為」。

奧朗德在短短任職後即需躍上國際舞台,其外交政策動向在短時間內是否會延續沙科吉已提出之主張,亦或會兌現奧朗德在選舉期間提出之主張,或有新建樹,仍待持續觀察。但可以確認的是,法國國民也持續在觀察奧朗德的國際策略與身為總統之表現,因為法國議會選舉即將在6月登場;這將決定未來五年中,奧朗德是否能夠在議會支持下順利推展他的治國計畫。奧朗德已公開呼籲他的支持者繼續在議會選舉中繼續努力,避免在總統大選中取得48.5%支持率的右派勢力在議會取得絕對優勢,進而左右奧朗德政府之政策推動。因此,奧朗德近期的國際參與和外交表現,勢必是法國新出爐總統在法國議會選舉前的最佳「入學測驗」。

法國vs.國際高峰會
若細看新出爐的法國總統未來兩個月內的國際行程,奧朗德立即需參與數個重要的國際高峰會,包括:G8高峰會(5月18日~5月19日於美國大衛營舉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簡稱北約)高峰會(5月20日~5月21日於美國芝加哥舉行)、G20高峰會(6月18日~6月19日於墨西哥舉行)。

在這些世界列強聚集之高峰會上,奧朗德需要展現法國的「新」氣度。除了要討論全球經濟議題之外,法國在今年北約高峰會的參與亦是眾所矚目的焦點之一。在先前的北約相關會議中,沙科吉已提出:法國預計於2013年自阿富汗撤軍之意見。奧朗德在競選期間時亦曾提到,要迅速地將法國軍對從阿富汗撤離的政見。因此,預計奧朗德將在北約高峰會期間,將提出法國自阿富汗撤軍的相關決定與預定執行程序計畫;這與北約部隊預定在2014年將維安任務交接給阿富汗的時程表提早許多。

雖然奧朗德一再重申,即使法國撤軍,仍會與其他北約國配合,不會讓法軍現駐地出現安全疑慮[i]。然而,若法國確切地實踐從阿富汗撤軍的計畫,不僅關係到北約在阿富汗推展的維安協防策略,也會因此影響到美國在北約中的決策影響力。過去沙科吉在任時,法國是美國的重要歐洲盟友。不論是在出兵阿富汗或是調解利比亞情勢,沙科吉非常明確地「支持」美國的行動,也普遍被認為他可能是法國歷任最「親美」的總統;然而,這一切已隨沙科吉卸任之後,即將有所轉變。

奧朗德繼任之後,歐巴馬須思考該如何「經營」美法關係,以確保美國在國際舞台的重要地位。未來美國外交關係也可能因此將影響到歐巴馬尋求連任美國總統之相關選情。當俄羅斯的普亭已明確表示不參與G8會議之時,歐巴馬勢必會期待在世界列強聚集的高峰會上,嘗試取得法國的支持。因此,奧朗德如何面對可能會在北約期間試圖說服他改變撤軍計畫的美國,以及如何同時對傾向支持撤軍的法國國民「兌現」他的政見,將是一場重要的考驗。

法國vs.德國/歐盟
在結束美洲的行程之後,奧朗德也將於5月23日參與歐元區領袖會議與6月底份的歐盟理事會高峰會。法國是德國在歐盟之重要夥伴,也是歐洲政治領導龍頭之一。過去沙科吉與梅克爾在解決歐洲債務危機時曾密切合作。在法國總統大選之前,奧朗德曾期待與梅克爾見面、交換意見,但被當時表態支持沙科吉的梅克爾拒絕了。現在奧朗德當選之後,梅克爾很快地表達歡迎奧朗德來訪。即始梅克爾與沙克吉對歐盟經濟問題的主張相異,法國與德國都無法在解決歐盟經濟議題時失去另一方的支持。

梅克爾曾在法國總統大選競選期間,主動為沙科吉站台,但被沙科吉拒絕。這也許與沙科吉亟需在競選期間爭取的法國極右派票源支持相關,因為法國極右派的政治主張為維護法國傳統的正統性,反對歐盟的存在。此外,2012年的法國大選中,主要競選政策攻防多落於解決法國境內社會問題,外交策略並非總統大選辯論之重點項目。因此,沙科吉在競選期間必須適切地劃清「法德合作」之界線,避免失去更多選民的支持。然而,奧朗德的勝選也似乎隱隱地意味著,法國國民對過去梅克爾與沙科吉共同推動之歐盟經濟策略,亦打著質疑的大問號。

梅克爾所主導的「德國式」歐盟緊縮政策受到廣泛質疑;諸多歐洲國家經濟與財政逐漸緊縮,預算大幅刪減,但卻未因此改變現有之經濟與政治窘況。部分國家甚至開始懷疑,歐盟緊縮政策是導致經濟發展停滯、不再成長的兇手,因此反對與質疑緊縮政策的聲浪逐漸增大。當梅克爾所屬的政黨於2012年5月的德國萊因-西伐利亞邦邦議會選舉遭遇挫敗之後,梅克爾所屬政黨在德國之政治影響力再次遭到質疑,也為明年的德國總理競選略添變數。

反緊縮、反對以經濟導向為主之發展策略的氛圍,在歐洲逐步蔓延。義大利喜劇演員Beppe Grillo在當地發起「5星運動」(5 Star Movements,簡稱M5S)[ii],主張:水資源公有化、反對高速鐵路、環保、鼓勵發展與直接民主等發展議題,已成為義大利重要之人民運動勢力。即使M5S多數活動都在網路間進行,卻在2012年5月初的義大利地方選舉中重重打擊傳統兩大黨。Grillo認為:「(M5S)我們並非反對政治體制, 而是反對現有以經濟發展為主的主流政治模式。」

此外,在2012年5月17日至5月19日期間,德國的法蘭克福也將舉行「佔領法蘭克福」(Bloccupy Francfort)的反緊縮遊行,預計在歐洲中央銀行(Banque Centrale Europeene)前抗議歐盟所倡導之緊縮的經濟預算政策。在「憤怒運動」(Indignados)一周年之後,西班牙民眾再次走上街頭,持續抗議西班牙政府忽視民眾需求。仍有更多各類民眾運動持續地在歐洲各地開展。誠如跨國公司歐洲觀察(Corporate Europe Observatory,簡稱CEO)的Kennetth Haar所述:「歐盟(經濟)危機代表著歐盟有機會建造一個更加公平、更環保與民主的社會。」[iii]對於歐洲民眾而言,除了度過歐盟經濟危機之外,這也是歐洲民眾尋求政治與社會「改變」的轉機。

對於梅克爾而言,取得歐洲左派支持、避免德國在歐洲政治舞台上被孤立相當重要;法國的支持在此時顯得格外重要。因此,梅克爾也需要思考如何與法國這名競選期間已明確表示「要向富人加稅,挑戰財富分配不均」的社會黨總統「合作」。除了要處理歐盟經濟問題之外,更需小心不讓相關協商過程與決定惹毛更多歐洲民眾(從德國選舉的失敗已略可窺見梅克爾的支持度也略顯動搖),進而影響到歐盟或是德國政治。

對於奧朗德而言,他曾在競選期間呼籲重新協商德國主導的預算條約,期待重新討論歐元區部分國家的經濟緊縮策略。在5月15日正式就職後,奧朗德立刻啟程至柏林與梅克爾見面,討論歐元區的危機。即使奧朗德與梅克爾在會面後的記者會上已主張德法兩國將聯手合作,將為歐盟提出振興歐盟經濟的建議。然而,如何消弭法德兩國經濟策略的歧異,將是奧朗德與梅克爾皆需謹慎面對的課題。

在法國大選期間,筆者恰好人在希臘。在與雅典當地民眾對談時,已可見部分希臘民眾對於德國主導的歐洲經濟模式相當不滿,也期待奧朗德執政後可為歐洲政治帶來新局勢。然而,奧朗德與梅克爾對於促進歐盟經濟成長的觀點相當不同。當梅克爾認為歐盟需要透過經濟緊縮來度過難關之時,奧朗德則認為應透過刺激經濟成長的方式來增加經濟成長的空間;因此,法德兩國仍需要思考該如何要在意見分歧之下發展「相互尊重」且「平衡」的「合作策略」。

法國vs.中國非洲與伊斯蘭世界
法國的外交主要舵手為法國外交顧問與外交部長。奧朗德上任之後所任命之外交顧問為精通中文的燕保羅(Paul Jean- Ortiz)為外交顧問。燕保羅為前法國外交部亞太司司長,先前亦在中國擔任駐外使節,熟悉中國事務。新任命之法國外交部長Lauren Fabius更是在法國政治界的老將;他曾在密特朗總統執政期間擔任過首相(1984至1986年,亦是法國第五共和之最年輕首相),也曾擔任過財政部長、國家議會會長和預算部長,實務經驗豐富。從法國新的外交人事安排可見,欠缺實際執政經驗的奧朗德可能預備結合外交部長的國內政治經驗與外交顧問的外交實務經驗,增加未來法國外交策略拓展之廣度與深度。

邀請一名中國事務專家擔任外交顧問是一個很有趣的選擇。中國媒體的分析[iv]似乎多認為這是法國對中國之正視。然而,依據筆者觀點,選擇中國事務專家擔任外事顧問還牽涉到另一個層面:中國的非洲「西進」政策。中國持續在非洲進行各類基礎建設、經濟開發與資源投資,與非洲保持著相當緊密的友好關係[v];這些國家也包括了部分前法屬殖民地國家,包括:塞內加爾、馬利等國。

傳統上而言,法國相當重視其與非洲區域的合作事務與外交關係。這不僅與前法屬殖民地的歷史淵源相關,法國社會內部目前仍有許多來自前移民地之居民,與非洲各國的互動亦向當頻繁。當法國採取「人道主義、重視人權」的外交策略處理國際事務、而中國採取「經濟投資、不干預內政」之外交模式時,相較之下,非洲各國必定選擇較符合其利益宗旨的國家進行合作。法國或是其他世界列強已不在是非洲國家發展的唯一支柱來源。因此,筆者認為法國需要瞭解中國事務與「想法」的專家,協助法國持續在非洲事務上與影響力持續增加的中國進行外交角力戰。

另一方面,法國對阿拉伯世界亦有相當程度之情感,因為此地區亦有法國前殖民地。即使前殖民地已脫離法國掌控,但法國仍對阿拉伯地區保持高度關注;法國對利比亞問題所採取之相關策略即是最好見證。在沙科吉執政時代,法國對伊朗核武問題曾採取激烈手段,又積極「拉著」美國與北約國進入調解利比亞問題。在上任之後,奧朗德需思考該如何調整或重新建立法國對阿拉伯世界的策略,包括該如何面對伊朗核武、敘利亞暴力衝突、阿拉伯地區的新興人民運動(popular movements)等議題,以及世界各國在處理相關議題之策略時是否與法國策略有所衝突。

法國立國精神即明確指出:法國為一政教分離之國家,所有人皆不許在公開場合表達其宗教傾向或影響他人宗教立場之選擇。法國的宗教領袖也一向遠離法國內政,不公開表達其政治立場。然而在今年法國總統選舉時,伊斯蘭教長首度公開出面鼓勵法國穆斯林投票。雖未公開表態支持哪位候選人,但多數民眾相信伊斯蘭教長們鼓勵信眾們投票給奧朗德。這不見得代表伊斯蘭教長們信任奧朗德,而是他們反對讓沙科吉繼續掌控法國政治,延續排擠移民、「非主流」觀點、欠缺多元包容的社會意識。

沙科吉在執政期間,由於親近美國,也因此相對支持以色列。其他如:挑戰穆斯林文化之「禁止婦女在公開場合配戴遮蔽臉孔的頭巾」、在319土魯斯猶太學校槍擊案後所採取之「為保護社會安全,打擊穆斯林非法移民」,營造出穆斯林為恐怖分子之形象,早已惹火法國境內為數眾多的穆斯林,也持續加深法國社會內部衝突與對立。奧朗德繼任後,法國境內之移民期待他會有些與沙科吉不同之建樹,也許會對法國境內移民稍微友善一些,並調整法國對阿拉伯世界之外交策略。當奧朗德在開始接手法國政務之後,奧朗德需要透過在外交與內政事務的處理上逐步兌現其政治諾言,並建立起新的法國總統形象。要如何在意見相當分歧的法國社會(甚至是國際社會)中讓消弭對立,讓法國前進發展,是奧朗德目前最重要的功課。法國未來在國際事務上的「表現」,令人相當期待!

One response »

  1. Report Review Committee says:

    對法國新政府的觀察與分析相當完整,也期待對「內政」政策的瞭望,以及NGO在期間扮演的角色。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