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Yvette @APMM

4月是APMM辦公室籌備活動的忙碌月份,這個月有3場新書發表會。一場是婚姻移民的故事書發表,另外兩場是GFMD研究成果(註一)。

4月8日復活節的周日, APMM新書「New lives, new roots-Live stories of Marriage Migrants」發表會與MFMW的31周年慶祝活動結合。香港政府平等機會委員會(Equal Opportunities Commission)贊助 MFMW (The Mission For Migrants Workers) (註二)舉辦。APMM邀請台灣世新大學發展所的夏曉鵑教授為新書與AMMRE network (Action Network for Marriage Migrants’ Rights & Empowerment)的簡介揭開序幕。

同根社姐妹,APMM同事與夏教授

今年的MFMW的主題為:「Cultural festival on Sex Discrimination Ordinance (SDO)」 (性別歧視條例文化節),SDO是香港1995年所通過的反歧視條例,不論性別,目的在於保護所有勞工免於被性騷擾與免於在性別、婚姻狀態及懷孕受到歧視。有鑑於MFMW接到外傭受到性騷擾與性侵的個案件數增加,今年該組織以教育外籍移工SOD為年度主題。現場有東南亞美食、提供諮詢服務與各國文化歌舞表演。印尼移工組織ATKI(Asosiasi Tenaga Kerja Indonesia)、GABRIELA(菲籍女性移工組織聯盟)與香港平等機會委員會…等都設置攤位共襄盛舉。

APMM的新書:「New lives, New Roots-Live stories of Marriage Migrants」,闡述5個婚姻移民女性在異鄉南韓、日本、台灣、香港與澳洲生根茁壯的個人故事,分別透過5個國家的訪談員得到逐字稿,再送交菲律賓的專業作者以英文編寫。

我在去年12月負責香港的中國籍外配「同根社」(New Arrival Women Legal)負責人楊媚小姐的故事訪談。楊媚在新書發表會也受邀上台,並且和同根社的姐妹們表演了兩首中文歌曲。

還記得那日訪問過程中相談甚歡,熱情的楊媚把同根社的歷史與她個人在港生活的點滴詳盡的告訴我。從她的口中,我可以感受到中國籍外配在這個資本主義發展極致的城市所受到的不平等待遇。

世新社發所的夏曉鵑教授蒞臨致詞

香港人對中國的情節難解,這個700多萬人的移民城市,對於「new arrivals」(新移民)的敵意與刻版印象極深,有趣的是,人們對於店面櫥窗裡「new arrival」的貨品卻驅之若鶩,最好的例子是香港島IFC(國際金融中心,內部和台北101很像,都走精品路線)裡面的Apple store,要是有new I-pad恨不得趕快掃貨到手。同樣都是「新到」,卻有兩種舉動,這也是讓我這旁觀者感到不解之處。楊媚告訴我,香港人對「內地人」普遍有很大的成見。她去台灣參加會議,對於台灣NGO的活躍力與台灣人對待外籍配偶的寬容特別耳目一新(當然,台灣人對外配的態度和香港社會相比是「較寬容」,但我還是覺得台灣社會仍然對外配有歧視,我們的社會仍然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我相信她所說的,因為看過同根社的facebook,裡面有許多仇視陸配的發言,以台灣網管的標準老早就「刪除加封鎖」,我問過社內的工作人員,為何不把這不當言論直接刪掉?她嘆息的說:「我們有顧慮,怕自行刪了這些留言,會引來更多人對我們社團的攻擊,說我們目中無人又自大」。

New lives new roots新書

楊媚來香港已經10多年,她說中國籍配偶在香港的處境日益艱難,社會普遍認為這些姐妹是來港領綜援(香港的社會福利), 好吃懶做。對於其它來港自由行的中國觀光客則是覺得他們十足的有錢炫富與沒水準。只要講到「中國」就是負面的聯結。我想起香港朋友和我說:「大陸人是bad six」我一驚,這和台灣人說「阿六仔」有異曲同工之妙。兩地的人故意不用北京話說出心裡的不滿。只好用英文和台語為各自心中的害怕對象取個綽號。(是哈利波特裡的佛地魔嗎?一定得用個代號才可以。)

印尼移工團體的領導人

最近不時懷念起以前北愛求學時,我所認識的中國朋友,常常和他在廚房聊兩岸,我們說這是兩岸第三地會談。在他的談話中察覺他對台灣的羨慕。

GFMD研究報告

還有這些辛苦在香港生活的同根社姐妹,一旦來港定居,在中國內地的戶籍就被完全取消。我發現自己對「中國」的概念正在轉化,不再是過往的非黑即白。我也發現這個經驗的衝突持續讓我在香港找答案。一個光彩眩目的國際都會,資本主義底下的「貧富差距」與中港兩地的「中國情節」每天都在淘洗我的即有價值觀。

MFMW31周年慶,下午請來樂隊在舞台上演奏,我和菲籍姐姐們在輕鬆愉快的氣氛裡跳排舞,大家就在馬路上自自然然地排成隊伍,沉浸在音樂裡忘情快樂的跳舞。當下突然發現世界大同的和諧,就在復活節的中環午後出現。即便短暫,但這個回憶定會長久留在我心中。

另一章:

資本主義的的模範建物IFC是我下班後還蠻喜歡去的地方,那裡空調彷彿免費並且莫名其妙有負離子的清新,廁所貴氣並且隨時有專人打理。走在裡面就算買不起櫥窗裡的東西,也會讓我有生活在富貴生活的錯覺。發現自己為社會底層發聲的組織工作、但我的思想中產階級、行為羨慕上流社會。這種衝突感從未退去過。

我的實習生活也算是很融入田野。由於和菲籍同事居住,所以常常沉浸在塔加洛語及菲律賓美食裡。有天晚上回家,見到室友正在清蒸新鮮蝦子,不明所以。她告訴我:「我的老闆叫我把這些蝦子扔了,因為買回來不久都死光光。她們家只吃活跳跳的新鮮蝦子。」

當下我有點愕然,長那麼大第一次知道原來世界上有人如此在意新鮮食材到讓我覺得有點自大。那盤蝦子68 元港幣,大概是我一天的飯錢。

註一:GFMD(The Global Forum on Migration and Development )聯合國大會遷移與發展高層對話自2006年起發表「世界遷移與發展論壇」,起源於聯合國高層對話。這個研究計畫案是由APMM與菲律賓非政府智庫基會IBON所負責進行,目的是要了解GFMD是否符合當初「遷移與發展」定義,尚比如: 理念是否有效的實踐?做為主要利益相關者的移民部門是否對疑慮作出回應?這些問題都需要解答。。

註二、MFMW 為香港外籍移工的草根組織,辦公室位於中環聖約翰堂座,APMM就是由這個組織發展出來的。

註三、香港綜合社會保障援助http://www.swd.gov.hk/tc/index/site_pubsvc/page_socsecu/sub_socialsecurity/#CSSAsr

GFMD研究報告發表會

GFMD研究報告與談人

APMM攤位裡的旗子

同根社的工作人員與楊媚姐討論翻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