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風化雨的支教之路

天氣就這麼無預警的轉暖,乾枯的柳枝抽起綠芽。

兩星期的時間茂綠的柳葉已叢聚垂掛,空氣中飄滿柳絮,穀雨帶來的雨水催促著時節的更替。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關晨引

北京工友之家

孩子們退去厚重大棉襖露出細瘦的脖子,換上印有小熊或小兔子的棉衫。再走進教室,讓我覺得他們可真小。小小的身子和小小的臉蛋。小小的一切對付著流動的生活,碰撞出的是一張張笑臉與鬧騰不止的話語。「舞蹈班的同學到小班的院子集合」、「合唱團的同學到升旗台前集合」…。廣播站總在最後一節下課鈴打響的同時放送出條條訊息。放課後的校園,滿院子依舊充斥著奔跑嬉鬧的同學。與課間的十分鐘相佐,此時校園裡的人們像是散場的人群,明知可離去卻依戀不止。來到週五,廣播站一定會傳出一條訊息:「各位老師!各位老師!馬上到大二班開會~」。學前班的教室裡,老師們坐落的位置露出教師隊伍組成的軌跡。

同心實驗學校一共有27位老師,平均年齡約28歲,男老師與女老師各佔3與24。若是將老師與學校以某種雇傭關係來檢視,教師的組成可以分為兩大塊。第一種與學校有明顯的僱用關係,多數已婚,因先生在皮村附近打工,有著師範或專校學歷的她們帶著年幼的小孩任教於學校。這群老師到校時間久,必須經過面試與試教等過程得以任教。另一群則是來自2008年由沈世德創辦的「為中國而教」(Teach Future China)項目組的教師。TFC官網上對自己的簡介為:「“為中國而教”項目隸屬於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國際農村教育研究與培訓中心,項目輸送優秀大學畢業生到農村任教兩年,提供持續而系統的培訓,培養和集結關心教育的優秀人才,以此促進中國社會的進步」。學歷高、年紀輕、未婚、書卷氣重是他們的特徵。不論前往農村或是進入打工子弟學校,皆是透過項目組的媒合。相較於與學校有明顯僱用關係的「老教師」,TFC的志願者老師更多時候在兩年到任後,可能就此結束志願者的身份。

兩群出身不同與散發相異氣質的老師在校的薪資皆由學校給付,基本工資約為1200-1500人民幣。這樣的薪資水準幾近於在皮村的飯館當服務員一個月的工資。對帶著孩子的「老教師」而言,可以享有孩子免學雜費的優待,此外,三餐皆可在學校食堂統一解決。然而,即便享有部份加給或優待,教師的月薪是一份不高的收入。為什麼老師們會接受這樣的待遇,在打工子弟學校如此艱苦的環境中肩負起傳道、授業與解惑的工作呢?此前,來看看在打工子弟學校當老師的日常作息與工作內容吧。

學校共有16個班級,含小學部和學前班(幼稚園)。這學期學生總數增加到630多人。學校固定的課程安排有語文、數學、英語、體育、社會、音樂、閱讀等。每週每個班級有35堂課、5堂早自習和5堂午自習,扣除副課時數,不論是否為「包班」的老師都會有26-27堂課。「包班」的意思為語文和數學都是同一老師任教。除了任教課程,大部分的老師同時是班級主任。假若你包班又是班主任了話,一天幾乎從到校到放學都和班裡的孩子們呆在一起。班主任也就是台灣語境中的班導師。她們的工作繁多又細鎖,舉凡教室內與公共區域的清潔打掃、教室佈置、紀律的維持、批作業、改考卷與各種規費的收取等等。有時孩子回家的路上貪玩沒有到點到家,家長可能找上門、尿褲子要幫忙換衣服、太久沒洗澡要囑咐孩子回家告訴家長趕緊帶去澡堂。裡裡外外的大小事幾乎由班主任攬下。學校人數因為部份打工子弟學校遭拆遷,從我抵達的學期開始因為排除效應,吸納了來自他校的學生。學生人數不斷擴張,教師人數卻未增,加上時不時出現人員流動的景象。每位老師的工作強度也持正比積累。我不禁想,在TFC項目透過較為穩定的方式提供師資來源前,老師豈不得面對更壓縮的工作方式?

辦公室裡坐我旁邊的老師—青兒,畢業於北京師範大學,擁有中學教師資格證。以她的學歷在公立學校找到一份正式的教職不是難事。大學時期一次前往偏遠地區支教的經驗,讓她興起到打工子弟學校支教的念頭,今年是她在同心的第五個年頭。她說其實TFC的志願者老師相較於與擁有僱用關係的老師來說是不穩定的。項目組的老師到這裡最長的時間也就是兩年。但是其他願意待在學校工作的老師很多都是已經任教四、五年的時間。也就是說學校若是不拆,老師們會繼續教下去。一方面是因為這群老師大部分都有家庭,家人與生活圈很穩定。另一方面,願意來到這裡任教的老師某個程度上同意接受學校不高的工資,同時也認同打工子弟學校存在的必要性與學校的教育理念。

土土習慣穿著年仔褲和休閒式的外套,腳踩converse布鞋。圓圓的臉蛋上掛著一副黑框眼鏡,走在校園看上去像個六年級的大孩子。父母親在大學任教,高中和大學都是在美國接受教育,學得是商業貿易。大學畢業後她在網路上找到TFC的相關資料,於是報名參加培訓。問她為什麼會想支教,她淡淡地說不想去寫字樓裡過那種天天買衣服或是討論化妝品的生活。記得即將跨年的小聚會上,大家說著2012年是世界末日的玩笑話,土土用她慣常冷靜的語氣說,要是今年我就死去,沒有什麼後悔未做的事情。

想追求另一種生活方式的高學歷年輕教師與隨著家庭所在穩定支教的老教師,縱使氣味不見得相投,在打工子弟學校這個因流動必須存在,卻不能存在的空間裡匯聚在一起發光發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