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郁琳@ 中國滋根鄉村教育與發展促進會

互惠店準備了質量不錯的衣服,以便宜的價格賣給需要的人,

可以幫他們省下不少錢,還可以做環保,

而且互惠店裡的東西都是義賣的,

賣得的資金又用到幫助流動兒童和打工者的各種項目中了。

                  ~~劉足珍,〈互惠店義賣的故事〉,《異鄉人在北京》[i]第四期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滋根北京項目點搬到史各庄成立活動室後,決定開一間二手公益店。這是眼見工友之家、同心希望家園、木蘭等友好團體的公益店項目越做越火之後,新成立的項目。滋根夥伴先是在活動室附近租下一間十來坪的店鋪當作公益店的實體空間,接著到趕集、工地、市集擺攤,還有一段時間連活動室門口都充當店面,大家卯足勁想轟轟烈烈拚一場。

為了送塑料袋給在鴿子市趕集的夥伴,我因此有機會在來到北京的第三天就見識到所謂的趕集。慧珍說所謂的趕集其實是農村留下的商業模式,對我來講趕集就像是大型的日間夜市,只是販賣的貨源更多樣,多樣到有一次親眼見到活剝兔子皮…鴿子市的地點位在京藏高速公路旁,交通方便,幅地廣大,加上趕集裡的物價較低,吸納附近好幾個村甚至鎮的人口來購物。每次去趕集,放眼望去滿滿人潮,走在裏頭還會堵住,非常熱鬧。每到星期日,活動室的其中一位男同志和負責銷售的劉足珍老師必須在還沒天亮就起床,男同志踩著滿載衣服的三輪車、劉老師騎著自行車,往鴿子市邁進。嚴冬時節的星期日早晨天氣好冷,可活動室的這些伙伴不以為意。我總是邊在被窩裡睡覺,邊聽著他們準備販售物品的聲音,迷濛中也聽見他們套上一件一件衣服,再戴上手套騎車出去,心裡佩服這股認真的精神。

往後的日子裡,我也有好幾次機會穿越人潮來到這個趕集地幫忙賣衣服。上天的安排時常出奇不意又奇妙,在台灣常想藉著擺攤訓練膽量與見識,沒想到竟然是來到對岸後完成任務!在鴿子市充當副手,必須了解每項物品賣多少錢、哪些可以討價還價哪些不行、檢查損耗物品並挑出、客人挑褲子時幫忙量尺寸、找錢記帳…獨自顧攤更要小心,特別要注意第三隻手。過年前的兩個月有一位大爺每次都來光顧,秉持出錢是大爺的大爺很愛殺價又愛挑走很多件,出言不遜常讓劉老師很生氣。有一次去幫忙賣衣服剛好見到大爺又在挑釁,恰巧我想起劉老師好幾次提到賣衣服被欺負,為了杜絕這類事情發生也由於一時按耐不住罵了他幾句。大爺不愧是大爺,衣服照買,往後仍舊每次都來。

去年即將入冬時,另一項任務是與活動室伙伴包董平(包子)一起到史各庄的市集擺攤。這個市集說穿了就是京藏高速公路和生命科學園地鐵站進入社區的一條街道,從早到晚都有攤販,入夜後最熱鬧,有人暱稱它史各庄夜市街。擺攤的地點就在集體晨跑的公園附近,我們晨跑完會在要擺攤的位置上用塑料線牽出一段範圍,下午憑這記號佔地營商。如果塑料線不幸被保潔人員清理乾淨,到時只能跟左右攤商商量,挪挪位置讓我們擠進去擺攤。擺攤前我和包子會先挑選適合賣的衣服裝上三輪車,拿上記帳本原子筆零錢裝進一個側背包包,包子踩動三輪車,我手中提著寫了宣傳語的小黑板抓準時機跳上去坐好。越過附近商家時,左右鄰居眼睛揪著小黑板瞧,目送我們往集市去。

擺好攤子掛好衣服,開始吆喝;互惠另一位負責人趙飛的「滋根義賣實惠大家」比起我的「走過路過千萬不要錯過」還有說服力,伙伴相繼引用。天黑後人潮變多,是賣衣服的高峰期,憑藉鑿壁借光的精神,只有充電式檯燈的我們向左右擺攤的大哥大姊借用電瓶提供的光源營業。入冬的晚上寒風颼颼,我逐漸扛不住,擺攤交給男同志;男同志披上厚重如傳統棉被的軍用大衣上場,一天下來可以掙得百來塊錢以上。

在這些實際經驗中可以發現一些現象。二手衣物販賣成為大陸公益組織的熱門項目,一個關鍵原因在於藉其營運盡可能達到經濟自主。不過,這項工作其實在前期的投入與產出相當不成比例;與此同時,民眾認為公益組織抱持不信任態度,心想後者只是投機主義者想坐享其成,即便是打工朋友也只把我們當成普通攤販,不了解賣這些二手衣物背後的意義和目的。以公益組織為主體的草根民間力量仍未被民眾認知。另外就是,消費主義已經廣泛散播在大陸城市地區,購買被渲染成刺激經濟的手段,資源的浪費被視為理所當然,加上環保意識還未抬頭,二手衣物的接受度不高,對於年輕族群而言更是如此,從這角度可以窺見大陸各方面發展的限制與問題。

儘管如此,作為社會第三力量的一部份,在開設互惠公益店這個新項目上,有自己的堅持和理念。活動室希望在消費主義社會裡倡導環保節約和平等互惠,實際做法是在史各庄以互惠店搭建社區平台,先是由活動室成員負責,進一步引進志願者和社區居民,這些成員經培力成為互惠店主體,達到互惠店自負盈虧、居民經濟自立、打工群體受惠等理念。在實踐的路上,遭遇許多困難。人力、募捐管道與貨源短缺、宣傳不足、民眾接受度低等等,在在考驗活動室伙伴處理危機的能力,同時還要面對滋根上層的「關心」,壓力確實不小。

我想起去年跟著活動室伙伴去小區(社區大樓)募捐的情況。在小區募捐,基本上得經過該小區的居民委員會(簡稱居委會)同意,活動室先打好招呼,選擇周六下午進行募捐。週六我們轉了一趟公交車,冒著風在小區的一個露天角落掛好紅色橫幅,擺好介紹滋根活動的宣傳品和照片,等待居民來捐東西。情況大概是在風中等待的年輕人手裡接過了前面樓房的大媽捐的幾件衣服,要不就是其中一位年輕人跟著後面樓房的大姊上樓拿還可使用的閒置物品,等到天黑已經沒人會過來轉轉,聯繫好出租小貨車師傅,連同貨物把我們載回史各庄。隔沒幾星期又出動去另一小區,同樣是在小區的一個露天活動場,只是風颳得更大,吹得照片翻來覆去,我們也快扛不住。風大天冷沒人出來遛達,戰況有點慘烈,最後是我們自己扛著捐贈物資和自備的大桌子走去搭公交車,回到活動室趕緊喝碗劉老師煮的紅糖薑茶取暖。 

就算滋根上層沒有投射關愛的眼神,活動室的人也很清楚互惠店的情況。過年後幾乎每星期的例行性開會都會擬定單兵作戰計畫,務必殺出一條血路以保住這間店,每個人都賦予或大或小的任務,每周交代情報與戰績。其他作戰守則也紛紛出籠;三月底在互惠店門口舉辦了一次跳蚤市場,鎮店之寶--兩隻超級大熊被擺出來助陣,的確很吸引目光;而路過的賣菜大哥一聽我們是做公益的,卸下一顆大白菜和一袋紅蘿蔔相贈。此外,我們也拓展這些二手衣的功能,除了拿來販售,最近準備直接贈送給來活動室看影片的工人師傅和接受滋根助學金補助的小學學生。

在互惠店剛開張時加入活動室的團隊,眼見大家從熱血激昂、困頓發愁到奮力一搏,短短半年就經歷如此多。一路上我也從樂見其成、親身參與、猶豫質疑,到現在又站在同一陣線。有時不免懷疑,有工友之家等友好組織的經驗分享,為何一路走來仍跌跌撞撞?募捐管道、整理清潔、自創品牌、銷售地點選擇、社區結構、宣傳途徑、財務收支交代、閒置資源利用、婦女手工DIY、與農村項目點合作經營等客觀因素都分析過,大家想的到的建議也都考慮過,到最後會發現「人員」這項主觀因素起著挺關鍵的作用。每個人的思考模式和做事方式都不同,影響著手中執行的項目,因此,滋根各個項目點都有自己的特色和氛圍。

不禁覺得公益組織的有趣之處就在於:與其說是實踐,不如說是實驗。神農也是嚐完百草之後才有了這個稱號,我們似乎也必須學習神農老爺爺的毅力,繼續給它嚼下去。


[i]《異鄉人》在北京是滋根史各庄活動中心發行的社區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