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yce @ WWF HK
身為香港指標性的非營利組織, WWF幾乎難以避免的會成為其它團體評論或者尋求合作的對象. 在我們為熊貓禮品店討論未來定位與發展方針的同時, 我發現許多傳統與前衛的爭論會不斷冒出.當然,動機良善的討論常會帶來令人驚喜的創意.而其中的核心價值,也才有機會被確認下來.

首先,我該先簡單介紹WWF在香港的組織架構.

既然言明是”世界自然基金會 (World-wide fund of nature)”, Conservation (保育)理所當然是WWF最核心的部門, 為了能減低人類任性破壞地球物種的威脅, Education (教育) 就扮演很重要的”扭轉乾坤”角色. 而保育所須的龐大環境監測與物種援救資金, 若沒有Developing ”發展部門”有系統並穩定的扮演”彈藥補給部隊”,則許多急待救援的物種,只能在彈盡援絕的狀況下被犧牲. 當然, 若真的坐視不管, 等到大自然反撲到食物鍊最頂端的人類時, 我們早就連一絲自救的希望都沒有了. 因此, 這是為什麼再有效率的環保組織仍須要保育之外的專業人材, 畢竟, 只有完善的”後援部隊”才能讓一個立意良善的行動真正發生並產生影響.
說到最大的彈藥補給部隊, 非提到大家最熟悉的”個人募款”部門不可了. 舉凡公開性質的非營利機構, 幾乎不可避免的都需要對大眾募款, 所以無論是透過傳統的街頭人員勸募, 或者先進的便利商店/線上(透過網路)/電視購物甚至ATM小額捐款, 都須要一群專業熱忱的人縝密的規劃執行.

同樣肩負重責的”企業幕款”部門, 除了”廖添丁式”的讓資源由企業流入保育外 (註:企業經常被指控為環保問題的始作俑者), 一旦取得企業主的合作, 就能更容易而有效的連帶扭轉眾多企業員工的行為, 讓公眾保育的成效大幅上升. 另外, 有一群背景顯赫深具影響力的小組, 專門與名流大戶互動, 除了能更有效的取得保育急需的救援外, 名流所帶動的慈善風氣, 也能幫助維持大眾對於慈善的熱誠. 最後一個, 正是我目前負責, 位居WWF幾個”彈藥庫”中最小,角色定位也最模糊的”熊貓禮品店”.
有人說, 既然是禮品店, 就應該如同風景區可見的小店般, 應有盡有薄利多銷. 原來, 香港熊貓禮品店的出現, 正是應”米埔國際濕地”眾多訪客的要求而生的.
但既然是慈善團體, 就會有人提議以”捐款獲贈禮品”模式來經營, 把它當做捐款會員的福利, 幫助募集”固定月捐”的會員, 以穩定財源, 讓需要長期資金的環境改善計劃能更順利開展.

兩者都有道理, 而我認為應該還有第三個選擇, 一個能”三贏” (win-win-win)的機制 – 讓熊貓禮品店成為一個推動”永續生活方式” (sustainable life-style)的平臺.

“人人都知道有機/公平交易商品比較貴”
”人人都知道環保生活刻苦難耐, 只有少數偉大的人才能犧牲舒適成就環保”
“人人都知道年輕人追求新鮮感, 沒辦法一直耐下性子支持一成不變的環保商品”
這些”人人都知道”是必然的宿命嗎?

我不認為, 至少, 熊貓禮品店堅持的是讓大家知道”有型/舒適也可以很環保”!

熊貓雖然經營禮品店, 但不希望大家不斷消費然後浪費, 因此以比大品牌便宜的售價, 提供更安全/無毒/耐用的商品. 例如: 熊貓會提供100% Organic cotton 製造, 吸汗又舒服, 耐穿又可愛(指的是熊貓圖案)的T恤給需要T恤的人.希望這件耐用又不退流行的衣服, 能長久陪伴民眾. 讓大家不再只能從街上挑選穿一季”剛好”就會變形退色的T恤. 又例如: 熊貓會介紹更耐用又更不引起孩童過敏的”回收報紙鉛筆”及只要加一滴”水”就能運轉的”電子”時鐘.
在許多國家, 熊貓禮品店(Panda shop)甚至因為扮演”文創”者的角色, 履受被仿冒之苦. 所以身軀肥胖但頭腦靈活的熊貓總是必須找出難以被模仿的特色商品. 香港首創的”my baby tree”就是其中的經典範例.

現在, 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了解為什麼復育森林比在城市種樹來得重要, 但樹必竟是要種在自己聽都沒聽過的島上, 要民眾在連個影都看不到的狀況下就掏錢資助, 真是光想就覺得困難的任務. 所以善長”發夢”的熊貓開始將不同資源整合起來, 將一個保育計劃”包裝”成一個很酷很獨特的商品.
在每個民眾購買”My Baby Tree”的時候, 他拿到的是一個裝有迷你稙物(活的!!)的可愛手機吊飾,包裝這個吊飾的僅是張由再生紙及天然油墨印製的小卡, 卡上幽默有趣的告訴你怎麼照顧這棵”活的”baby tree, 也告訴你怎麼上網為你在森林中的那棵樹命名.

是的! 世界自然基金會將以你為名, 為你在保育森林中種下一棵樹, 你不但可以依照衛星定位提供的座標尋找到你的樹(如果你有機會親自到保育區的話), 透過google earth的衛星畫面, 你還可以隨時觀看(或者”秀”給親友看)這棵獨一無二的樹!

當然, 熊貓的創意沒有這麼貧乏, 單是簡單的開放”自己命名”+讓大家都看到彼此的樹名, 就讓這個商品變成每年情人節的告白熱門商品!! 所以現在龍目島(My baby tree主要資助的復育森林, 在印尼)上許多浪漫的/正氣懍然的/搞笑的/充滿祝福心意的樹苗正在努力長大. 島上專業的保育人員也在”精算”下, 審慎的依據自然樹種應有的分佈狀況, 持續的努力還給地球一個自然林. 非營利團體的賣店除了能幫忙募集保育資金外, 其實往往也是個宣揚組織核心價值的最好平台, 但, 如何讓這個平台不會輕易被營利性商店複製, 可真是個永恆的挑戰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