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活禽的生与死

文/严晓辉/ARINA

禽流感对香港的困扰不是一天两天了,香港政府抗击禽流感的战争从2005年就全面开始了。作为一名内地的农业从业者,对香港居民深表同情。但我知道,香港人吃鸡的热情没有降低太多,于是,每当有香港朋友来大陆,造访我们农场,我会请他们吃个鸡。我一般会先说,我们农场的鸡,没有吃任何的饲料添加剂,没有吃抗生素,也没有打激素,是纯粮食喂养的健康鸡,他们就很高兴,然后我接着说,我们的鸡是散养在林子里,没有做任何防疫哦,于是大家就开始讨论了。

2011年年底,突然爆出一条新闻,“一只鸡染禽流感 香港灭杀1.7万只活鸡”,我仔细阅读了新闻内容,原来是香港卫生局从一个家禽市场的死鸡样本中,检测出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于是紧急决定,灭杀这个家禽市场所有的17万只活禽,并且提升全港的禽流感应变级别,暂停活禽供应21天。末尾,卫生局也提到,正在追溯染病死禽的来源,未能确定是本地农场或是大陆进口,并且同时广东方面宣布,内地供港鸡场未见异常。

早在2006年2月,香港政府出台法例,全面禁止在香港境内私自散养家禽,所谓散养,是相对于饲养场的规模化集中养殖,也就是说,从那时起,香港的所有家禽,必须在指定的饲养场,在严格监控和管理之下才能存在。2008年起,政府还实行了街市活禽日日清的政策,现在看起来,禽流感的阴影依然挥之不去,已经成了香港政府的一块心病。

禽流感的危害有多大我们不知道,但对人民造成的恐慌是有目共睹的。这归功于政府和媒体的有效结合。我们首先看到港府的魄力,从禁止散养家禽,到街市活禽日日清,到一只鸡死17万只被杀,每个事件,都看得出政府对于应对禽流感的果断决心,看得出政府对人民负责的公仆精神,看得出政府在管制方面的辛苦努力,政府为何要为了一个鸡如此卖力呢?恐怕主要压力来自于媒体吧,媒体一报道,政府就紧张,难道媒体才是为人民说话,为人民服务的?显然不是,媒体只关心新闻点,任何能够赚取眼球,引发人们关注和讨论的新闻点,所以政府不是怕媒体,是怕媒体报道引发人们关注,形成不好的社会舆论甚至社会动荡,于是呢,政府希望获取民众信任,展示他们有所作为,所以他们得主动吸引媒体,首先制造新闻点,向社会展示政府在处理民生问题上的巨大成就,这才变成我今天感受到的,政府有魄力,政府有决心。

但是从禽流感挥之不去的事实来看,这个成就显然不大,而且危机依然存在,不知道下一次,政府会不会杀光香港所有家禽,甚至鼓励人民不吃鸡肉呢。我们得回顾到开头我和香港朋友的讨论。首先是家禽的规模化养殖问题,也就是动物的工厂化生产模式。自古到今,家禽历来是散养的,动物在自然界觅食,人驯养了它们,提供一个半自然的环境,偶有市场交易,但都是为了家庭生计,维持生活而已。动物自然有生老病死,但是作为在自然界存在了几十万年的生物来说,基本形成了平衡持续的生存状态,它的进化和演变,相对我们人类的认知,是非常缓慢的,包括它们的疾病和导致疾病发作的病毒的变异和传播。但是工业化养殖改变了这一状况,成千上万只鸡生活在同一个紧密的空间,少与外界自然环境发生关系,在这样一个密集的空间里,一只鸡有状况,瞬间会影响到其它鸡只,于是,养殖场的空气要消毒,每只鸡要注射疫苗,鸡要吃各种抗生素以提高免疫力,甚至为了鸡的快速生长,所有鸡只大量服用各种激素,在养殖场的环境里,因为鸡生活的环境发生很大的变化,其生病和进化的速度迅速提高,尤其是,病毒传播和互相感染的速度加快,病毒发生变异的概率大大增加。伴随着风险的增加,控制手段就越来越强大,疫苗、抗生素的使用成倍增长,于是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一旦这个环节中出现不可控或者不可知的变故,风险也就被迅速放大了。所以,当禽流感爆发的时候,一度引起全球恐慌。

从政府出台的法例来看,首先这一风险的最终受害者成了家禽的散养者,因为你没有规范的防疫和控制能力,所以我取消你“私自”饲养家禽的权利!其次,既然活禽会传播病毒,那我就控制活禽的数量,进入市场流通的活鸡每天都杀死,死鸡是不易传播的,一旦发现疫情,就全部歼灭,这貌似是合情合理的。但是,政府从来没有对制造这一问题的养殖方式本身进行反思,没有对这其中隐含的巨大风险进行评估,我们透过媒体看到的只是他们的有力作为。试想,一个17万只鸡的市场,每天有多少鸡死亡,有多少鸡死亡了没有及时发现,这17万只鸡每一只鸡每时每刻都能被实时监控和化验检测吗?一个正常的生活行为,被工业化生产变成如此巨大的问题,这种方式,恐怕以后会带来更大的危机。虽然香港没有农村,但分散饲养的条件是存在的,只有恢复香港的自我生产能力,回归与自然合作的生活方式,才有可能缓解危机,否则,依靠禁养令和屠杀令,解决不了香港人吃鸡的问题。

禽流感没有离开,它还会再来并且一只存在,更大的问题是,这样的养殖和流通方式,未来除了禽流感,不知道有什么新的怪病发生,那时候,也许问题比今天更严重。

02/2011

One response »

  1. Report Review Committee says:

    對於禽流感事件的觀察非常到位,包括:集約與散養的分析,以及政府與媒體,不知香港當地非政府組織的主張為何?未來期待能有更多關於『邊境防疫』的追蹤報告,也就是『香港與中國』、『香港與國外進口』的防疫檢查管制措施的比較。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