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智強/PSPD

在我來到韓國之前,對韓國社會的刻板印象是“愛國主義”和“抗議”,說起來有點慚愧,要來韓國的社會運動組織工作一年卻對韓國的社會並沒有一定的認識,在韓國待了一段時間之後才發現,在韓國流行音樂和“韓流”的光鮮外表之下,韓國社會本身的自由化其實一直在被政府以國家之名的力量給緊緊的綑綁住了,然而這條給政府如此力量的牽制之繩就是韓國在1948年所制定的“國家保安法”(National Security Act),也因為這項法律定義的非常模糊,所以對其的解釋可以非常“多樣化”,尤其是政府對法律有著相當程度的解釋權力,因此使得有許多的社運人士、作家、教授、學生等都因為犯了國家保安法進而入獄。

類似的案例在台灣也不乏聽聞,但都是在戒嚴時期的威權時代,而韓國到目前為止國家保安法還是在“保護”著大韓民國的國民們,如此的現象讓自己感到無比的驚訝!

戒嚴法(Martial Law)普遍存在於世界各國的法律理,戒嚴法可說是一種戰時的憲法但並不大於國家憲法,只是服譍於憲法原則下的暫時狀態,在《牛津法律大辭典》裡Martial Law的解釋為「當一國處在戰爭狀態,或存在叛亂,入侵及其他嚴重社會動亂時,軍事管制法可作為例外在本國內部實施,以取代平時的政府和執法機關。在這種狀態下,司法權由軍事法庭和軍事裁判庭行使。」而韓國的國家保安法則和戒嚴法並不相同,南韓(Republic of Korea)和北韓(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Korea)在韓戰結束後已簽訂了停火協定(Cease-fire agreement)並畫定了北緯38度分界線和共同非軍事區(Demilitarized zone, DMZ),因為如此兩國並非存在於交戰狀態,所以並沒有實施戒嚴法的必要與合法性。

在韓國這個已經有相當程度的民主國家裡,卻存在著一個以保護國家為理由但侵犯人權為實的國家保安法,此法律的重要內容如下:

主要內容為取締並禁止如下團體個人或不法行為:
反國家團體,反國家活動,主動支持反國家活動,金錢上支持反國家活動,潛伏於國內的反國家團體成員,稱讚或鼓勵反國家團體的行為,與反國家團體進行通信交流,為反國家團體成員提供便利,未經政府許可私自與北韓人員往來,明知反國家團體成員的存在或反國家行為的存在,卻不向當局告發,私自放棄特殊職務等都被視為違反了國家保安法(以上反國家團體皆為北韓政府),然而在韓戰之後的韓國歷史以來,此項法律依靠著以保護國家之名,不時的侵犯了一般大眾百性的人權,甚至在冷戰時期更使韓國成為一個警察國度。

2011年3月21日,三位於首爾的大學生因為在學校成立了批判資本主義的社團而被控違反了國家保安法,進而被逮捕[i];2011年12月27日首爾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大四學生樸善雅在學校設立了悼念前北韓領導人金正日的“焚香所”而遭到保守團體舉報違反國家保安法進而遭到拘禁[ii];一位“韓國和平統一”NGO組織的社運份子朴政全在2012年2月10日因為在Twitter上發表了推崇北韓的發言而被控違法國家保安法而被拘禁[iii],然而,國家保安法已存在多年,以上的案例都只是冰山一角罷了;一個特別針對反對國家保安法的NGO多年以來和一些因為國家保安法而受到迫害人民的家屬聯合起來,每個禮拜四都會在鍾閣站附近的一個公園進行一個小時的抗議,除了提醒韓國人民此法律的存在對社會帶來一定程度的傷害之外,也希望讓此法律對一些無辜人民迫害的紀錄持續受到注意,在這些受害者家屬裡,有幾位老爺爺老奶奶連行走都有困難了但是還是持續每個禮拜來到公園進行一個小時的抗議,如此的毅力可以看出來國家保安法對於其家庭和心裡的創傷一定不小。

然而,這項法律如此的囂張難道都沒有被質疑或挑戰過嗎?答案是有的,在2004到2005年的盧武鉉總統時期,其政黨(開放國民黨, Uri Party)提出了四大改革法案:《國家保安法》、《查明歷史真相法》、《媒體關係法》和《私立學校法》等,其中最受到矚目的就是國家保安法的改革,其內容就是希望廢除國家保安法的權力,但是在反對黨(大國家黨, Grand National Party)的堅決杯葛下,開放國民黨只好退而求其次轉而提出修改國家保安法而非廢除,但最後因為談判破裂而使得國家保安法完好如初,並沒有得到任何的修改,且讓盧武鉉政府解散國會並重組內閣,對韓國政治有著不小的影響[iv];那麼國際社會對韓國如此的侵害人權都沒有任何動作嗎? 2008年5月,美國駐日內瓦代表透過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對韓國的“普遍定期審議”上,對韓國的國家保安法進行的修改的勸告,雖然美國是以維護人權的方式呼籲修改其法律,但是後面一層的意義是希望韓國透過修改法律的舉動(改變韓國對北韓“法定敵人”的態度)來爭取六方會談上談判的籌碼和對北韓釋出的善意[v],雖說是另有目的,但也是給予了韓國政府一定的壓力。

其實,以國家為名侵害人權的案例在世界歷史上可說是多到目不暇給,就連以維護個人人權至上的美國也是有許多侵犯人權的歷史,其中一例為1950年代初期的一共和黨籍參議員,他的名字是麥卡錫(Joseph Raymond McCarthy),他在冷戰初期成立了“非美調查委員會”(House Committee on Un-American Actities),並以此政府機構對文藝界和政府部門進行煽動“揭發蘇聯間諜”的活動,他甚至在1950年2月公開宣稱有205位共產黨人於美國國務院內潛伏,在1950年6月一本名為“赤色評道:共產黨在國播電視中的影響報告”(Red Channels: The Report of Communist Influence in Radio And Television)列出了近150多位廣播電視雇員名單,呼籲美國大眾質疑他們的國家忠誠度,如此一系列的“白色恐怖”造成美國社會的風聲鶴唳,雖然麥卡錫最後在1954年被參議院以67票對22票決議以“違反參議院傳統”對其進行譴責而正式的結束了“麥卡錫主義時代”,但此段時間對美國的自由主義形象產生了非常大程度的打擊,尤其是其以國家的名義對個人人權的迫害,可謂是對美國憲法精神最大的諷刺。

民初時,胡適說過一句話:“爭你自己的自由就是爭國家的自由,爭你自己的權利就是爭國家的權利。因為自由平等的國家不是一群奴才能建造得起來的”,英裔美籍的思想家湯瑪斯‧潘恩(Thomas Paine)也說過一句話:“愛國者的責任就是保護國家不受政府侵犯”,其實國家與人民之間的權利義務是完全沒有衝突的,並沒有為了國家就必須要犧牲個人權利這種所謂的“合理性”,真想問問那些以國家之名迫害人民的政府:“國家是人民所建起來的,政府是來服務人民的,這幾句話真的有這麼難懂嗎?”


[i] 민중의 소리,《체포된 ‘자본주의연구회’ 회원 3명 중 2명 23일 새벽 석방》,2011年3月21日,http://www.vop.co.kr/A00000375350.html

[ii] 中國新聞網,《韓大學生悼念金正日被舉報 或違反法律規定》,2011年12月28日,http://big5.chinanews.com:89/gj/2011/12-28/3564686.shtml

[iii] The New York Times, “South Korean Indicted over Twitter Posts from North”, February 2, 2012, http://www.nytimes.com/2012/02/03/world/asia/south-korean-indicted-for-twitter-posts-from-north-korea.html?_r=1.

[iv] 新浪網,《平民總統盧武鉉 黨內分歧與朝野之爭》,2007年12月6日,http://vip.book.sina.com.cn/book/chapter_49517_35667.html

[v] 中央廣播電台,《美國首次在聯合國 勸告南韓修改國家保安法》,2008年5月8日,http://news.rti.org.tw/index_newsContent.aspx?nid=152026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