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Track A Discussions records


Zoe/London Citizens

二月份的工作和學習焦點,是二月十二日到二月十七日在伯明翰進行的全國訓練(Citizens UK-NATIONAL TRAINING)。這一個為期六天的訓練,對象是給我們的主要領袖(Primary Leader),提供一個密集而且深入的社區組織訓練,讓領袖們了解全面的社區組織技巧,同時指導他/她們如何在生活的社區中計劃行動,改善社區。

Citizens UK所運用的社區組織手法,強調「power」、「self-interest」、「broad Based Organizing」、「action」以及最重要的「one to ones」,而這些都會一一在訓練中提出、進行批判和討論。因為我在Citizens UK工作已經有接近四個月,這次的訓練中提及的社區組織概念對我來說已經不再那麼陌生,更因為已經有了基礎的認識,所以在每次討論這些詞彙與理念時,又是另一番的衝擊和反思,六天的訓練是把社區組織訓練與過去在香港社會運動的經驗和在倫敦華人社區組織扣連起來,同時也梳理出其脫軌的地方。而今次的訓練中最叫我印象深刻的是第一天的《彌羅斯人的對話》

每次Citizens UK的訓練以《彌羅斯人的對話》(The Melian Dialogue: http://lygdamus.com/resources/New%20PDFS/Melian.pdf) 作為引子,帶出一個重要的討論,就是妥協的重要性。〈彌羅斯人的對話〉是描述雅典這個強國希望將彌羅斯納入自己的國度內,從而和彌羅斯這個雖擁有三百多年歷史和人民的小國進行了一次談判。在這場論辯中,彌羅斯不斷強調的核心概念是「國家平等」,尋求與雅典對等的國家地位,甚至訴諸於未來,告訴雅典所抱持的態度的危險性。然雅典方面亦很清楚地表示:正義的標準是以力量為基礎。強調其權力之強大,維護帝國利益方能捍衛公義。而我們在課堂上進行了角色扮演,就如以下的視頻:<The Melian Dialogue>http://www.youtube.com/watch?v=PNzHOqjMHwY,讓大家都體驗一下成為雅典人和彌羅斯人的感受,處於權力強大的一方和權力薄弱一方時的處理方法。

這一個練習,讓我記得兩年前我讀應用社會科學的時候,有幸接觸到推動性別文化的機構團體,在我最後一年的副學士生涯中,我和七位一同在不同的性/別團體(新婦女協進會、香港彩虹、午夜藍、青烏和紫藤) 實習的同學在學院裡舉行了一連五日的「性/別文化嘉年華」。但就如主流社會對性小眾的打壓一樣,在活動開始前的一個週天,大堂的海報被撕掉而沒有被通知。及後才發現,是院長單方面通知導師們,我們的活動要被取消。籌備小組的同學要立即召開緊急會議,通宵達旦的商討對策。從活動內容更改的部署、和院長周旋的策略以至對外發佈消息的內容,均在有限的時間和極大壓力下進行。我們一共八位的籌備小組和院長周旋的時候,就正正像雅典人和彌羅斯人的談判,面對由上而下的強大權力,我們就如背水一戰,面對一個最糟糕的狀況──全有或全無(All or nothing)的結果,而大家就如彌羅斯人的想法一般,認為沒有甚麼比權力被消滅更糟了,而和彌羅斯人一樣不願意以院長的建議妥協,不認同校方以權力打壓學術自由和性別小眾的發聲權利。(有關當時的報導:<理大專上學院干預學術自由,性別文化嘉年華被勒令禁止>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6516 )

組織者Sophie在這個角色扮演的環節提出一個討論,就是我們在生死存亡的一刻是否還以整個國家人民的生命賠上而不妥協。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值得提出和作出討論的問題,我相信很多社會運動員都和我一樣,有著異議者(Rebellion)的血,為了自己認同的社會公義,對於某一些社會公義的原則性的問題很難作出妥協(例如:認為被性侵犯的女性需要為自己受害而負上責任?)在什麼程度上我們可以進行妥協是我想不通的問題。但是,我認為在社區組織工作中所面對的社區問題,相比之下,我們可以比較能夠找一個另類的解決方案(alternative ways)。所以Citizens UK同時要求的是要對社區要有一定了解,把區內的權力關係弄清楚(就是權力分析-POWER ANALYSIS),才能計劃出可行而且成功的改善方案。

Image

Stefan said ‘ Everyone is organizing you.’ Stefan Baskerville - the Organiser in the City of Westminster and on the Living Wage team.

Citizens UK經常提及到,要抗衡國家和市場對你生活的控制,公民社會必須不斷建立自己的權力,而要建立Citizens UK強調關係的權力,就必須要有「有組織的人」(organized people)和「有組織的錢」(organized money)。因為國家和市場在現今社會就是最有效組織「人」與「錢」(如:政府管冶人民、大商家懂得如何營商賺錢小市民的一分一毫)。而公民社會很多時候因為缺乏組織而顯得實力薄弱,無法與之對抗。因此,Citizens UK認為要建立多元(信仰、文化、種族)的公民團體(Broad- based organizations),將不同的團體組織起來,為共同的目標一起努力。而組織者的任務,就如中國人縫紉「百家布」般,將不同的團體組織起來,做成一幅大而堅韌的被選舉權般。而組織者手上的線就如人與人、組織和組織之間的「關係」,手上的針(建立關係的工具)就是我們經常提及的單對單的面談(one to ones)。正因為關係建立的重要,每一節的課堂都提供大量的討論空間讓大家能夠不斷與自己的機構經驗交叉比對,提出意見,進行討論、反思再而將他們所學習到的觀念應用在自己的機構中,規劃機構內可行的改革方案。

Image

Leaders and organizers in National Tranining.

One response »

  1. Report Review Committee says:

    想問鈺霖的是:1-to-1的對話技巧與自我演練過幾次評估的成效、秘訣差異在哪裡?從他人生命經驗中挖掘日常經驗並且透過對話巧妙地轉化為社會運動的能量,是否有些實例可以分享?畢竟,從個人經驗描述,到激發行動的動能,這一連串empowerment的過程相當不容易,如果你能為我們分享更多這個透過1-to-1的樞紐啟動後,empwer的過程,相信能為你自己走過的這些足跡做些反思整理,也會幫助大家學習更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