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vette @APMM

hku實習生市集~招募活動

hku實習生市集~招募活動,可以network的地方

APMM是個小而巧的辦公室, 正職員工編制只有7人,但由於是亞洲區域型交流平台的機構,「networking」是我在APMM最常見到的工作模式,也因此我們常有機會與草根組織及國際機構合作,當然也有機會常常去各國駐港外館「拜訪」。我除了參與「來港婚姻移民」專案的年度計畫以外,還赴香港大學暑期實習生招募活動協助,與參加草根組織的運動, 落腳香港不算長的時間,業已呼朋引伴去過三個國家的領事館報到。在香港這「一國兩制」的特例地區很多事情都有驚喜。
APMM辦公室-小小辦公室,產值很高

APMM正在編制跨國婚姻新移民的故事書,訪問香港、台灣、南韓、日本與澳大利亞五國共五位婚姻移民的姐妹談她們在異鄉的故事,這本書出版的目的是想要透過這些故事去激勵更多新移民姐妹勇敢的生活。我們預計在三月8日國際婦女節發表這本故事書。希望籍由這些姐妹在異地的親身經歷鼓舞更多在現實生活中苦苦泅游的新移民女性。

至於香港大學的「實習生招募活動」也讓我在會場裡見到許多和港大有合作的國際/在地政府部會、NGO 、與公司行號,透過他們的簡短招募說明,原來港大與台灣大學有合作實習研究計畫,並且與北愛爾蘭的議會也有結盟。我在這個會場也吸收到不少的知識,這樣的場合很適合拓展人脈,並且建構跨業結盟合作募款的可能。只可惜每個單位只能發表十分鐘介紹,通常與會的招募人員講解完之後就會離開。我們並沒有太充裕的時間去認識不同領域朋友。

再來談談個人在APMM的第一次抗議活動是2011年12月1日與20多位移工組織夥伴以靜默拉布條的方式從灣仔捷運站走到瑞士領事館辦公室樓下,抗議瑞士承辦第五屆全球移工發展論壇 GFMD (Global Forum on Migration and development) 。口號是「We are workers, we are not slaves」,這個論壇美其名是邀集各國(其實還是已開發國家為主要)集結移工議題討論,但事實上卻對移工人權與工作保障無所作為,依舊以大企業與強國利益為主要考量。因此我們發起抗議活動,並儘可能與其它國家的移工組織串連去當地瑞士使館集結表達我們的的不滿。
第二次示威則是1月在菲律賓領事館外,抗議菲國總統艾奎諾上任以來(Benigno Aquino III)涉入左派人士被暗殺,卻刻意避重就輕不予處置殺手、有罪不罰(impunity)的事件。

第三次是最近參加印尼家務工的行列,到銅鑼灣印尼領事館外面拉布條,抗議印尼政府與仲介業者聯合剝削移工,除了印尼政府取消雇主直接僱用(direct hiring)的自由、並且修改法令規定所有海外家務工都必須回印尼再度找仲介申請出國工作、不得在在澳門或中國內地等候聘雇,印尼仲介費用一次21000港幣,因此回印尼再度申請出國工作,得要再付一次21000港幣給印尼仲介才行,相對於家務工在香港法定工資3500多港幣,就可以了解這個法條的不合理。(當然,回印尼的交通費用又是另一筆開銷)。透過香港移工組織得悉,仲介收取的費用實在五花八門,移工還沒工作之前已經舉債付仲介費,進了訓練中心裡申請護照都要收手續費、在香港申請居港身份証也要收錢(非家務工的外國人只要自己去灣仔出入境處找時間辦理就可以,根本不用任何費用)。印尼當地仲介與印尼政府有線上名單,如果家務工未經仲介而私自找工作,將會成為黑名單。下次要找工作根不可能。

這三個活動讓我見識到移工組織團結與號召的力量實在強大,特別是最近去印尼領事館的動員,我有幸參加成立5年的草根組織PILAR(是印尼移工團體的聯盟,裡面也有穆斯林加入)的幹部行前會議,她們(是的,沒有「他」,與會者全部是女性移工,因為香港以家務工的需求最大,因此不論國籍,「女性」佔居港移工達90%以上多數)。在每周僅有的一天休假裡,大家群集於香港學生聯會辦公室籌畫將從2月初一直持續到5月,每星期日上下午共兩場抗議活動。
我隔周和她們從維多利亞公園出發,每個人都穿戴顏色鮮豔的服裝與道具,一同走到領事館,看見大家在領事館外的不滿情緒,我抬頭望見樓上領事館工作人員撥開窗簾、拿起DV對樓下好整以暇的「側錄」,當下有點愕然。看來這些工作人員是不會有人出來的。一個國家政府對待自己的人民如此漫不經心,又怎能期待這個政府對國家有所做為?

那種自我衝突的情緒又出現了,同時也在這個抗議活動中有不同的思考,為何要不時的「抗議」呢?有沒有更好的方法去達到目的?我們也知道政府爛透了、看來要國家變得正常一點是遙無期,除了抗爭,人民還有什麼方法可以讓自己免於被剝削呢?我心中浮現的問號是,到底這麼積極投入抗爭,所得到的效益有多大?我深知自己如此冷靜因為是個旁觀者、我的態度是個局外人,所以理性可以毫無困難的出現。只是一回台灣,我猜這樣運作議題的方法,將會讓我的反應完全不同,正因為那關係到「我」的生存權與未來。於是,我可以同理為何那麼多移工放棄休假願意出門上街抗議。
香港真的是個迷人眩目的城市,我看見最有權勢與最弱勢的人共同生活在這個土地,我跟著參加抗議、也跟著享受這城市快步調的生活方式,台灣與香港有許多類似的社會議題。我們都在全球化的體系下生活,無一例外。我們都想在這個體系下想過「好一點」的生活。於是努力工作、於是上街抗議。期待,真的發自內心的期待:那個「好一點」的生活,可以趕快到來。

*歡迎上APMM的官網與臉書交流,官網我們在官網每月定期發行線上’new digest’,報導最新移工相關議題。
APMM官網”http://www.apmigrants.org/”
Facebook:請在臉書頁面搜尋「apmm」就可以找到我們!
*GFMD網址:http://www.gfmd.org/

One response »

  1. Report Review Committee says:

    『大使館抗議』作為一種抗爭策略,後續效應如何?以及個人對於香港民眾及NGO對此議題迴響的觀察,也可進一步分享。也建議虹伃與台灣關注外籍勞工及人口販運議題的NGO多聯繫,彼此交換經驗。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