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慈@IPAM

圖一:2012年巴勒斯坦團結日專題研討

圖一:2012年巴勒斯坦團結日專題研討

過完聖誕假期之後,IPAM的夥伴們很快地又恢復了忙碌的工作步調。除了繼續協助IPAM編彙電子報、協助EP的海外志願者準備出發與進行專題資料收集,1月份在IPAM的重要工作之一即是協助IPAM之下的AMORCES準備「巴勒斯坦團結日」的專題研討會。此專題研討由AMORCES和「共同世界」基金會(Foundation Un Monde par Tous)共同舉辦。「共同世界」基金會支持世界人權宣言的信念,主要活動為贊助促進不同文化人群對話與意見交流之專案計畫,並舉辦專題研討或交流。AMORCES和「共同世界」基金會的合作起源於2006年,合作內容為定期邀請接受「共同世界」基金會贊助的計畫或協會參與專題研討會,並分享這些單位在此專題上的知識與經驗。過去曾舉辦過的主題包括:人權、非暴力運動、公民參與的藝術與實踐…等。


在經歷過阿拉伯世界變化甚多的2011年之後,今年之專題研討主題即環繞在「巴勒斯坦團結」與「阿拉伯之春」對巴勒斯坦所帶來之啟示。討論的面向包括:巴勒斯坦人民之永續發展、和平與文化、人權維護、民主自由…等。今年的專題研討共有超過15個支持巴勒斯坦的法國公民社會組織與運動共同參與[i]

 

AMORCES簡介
AMORCES全稱為「國際團結、文化、發展與環境行動機構」,是IPAM旗下6個協會之一,主要任務為協助IPAM和其他支持另類全球化運動之組織尋找財務支援(多數來自歐盟框架下的國際合作交流計畫補助,但亦有部分經費源自於歐美的私人基金會)、協助各類協會準備計畫(包括:計畫提案撰寫與修改建議、協助該單位與其他相關夥伴組織連結等)、計畫管理、提供集體訓練(多為計畫循環相關之訓練;AMORCES最知名之訓練為計畫稽核與工作方法相關訓練)、計畫稽核(包括:外部稽核、電子稽核等)、檢討與未來延伸(分享各專案之專業知識、合作夥伴連結)、參與國際夥伴之計畫(延續「國際團結運動」的精神、支持國際運動和倡導)。

在能力所及範圍之下,AMORCES盡力去支持社會運動下內容豐富且為數眾多之計畫。在過去的實務工作經驗中,AMORCES亦觀察到,某些社會運動計畫礙於技術、財務與人力短缺而無法執行。因此,AMORCES期待提供計畫方法、經驗與網絡來協助資源不足或規模較小的單位形塑和發展計畫。因此,前述提到由AMORCES所提供計畫推動的相關訓練,也顯得格外重要,因為這將協助計畫推動者從中取得新觀點與經驗,建立連結並延續計畫發展。

AMORCES的功能與任務,可能是國際運動界中少見的任務導向單位。這可能與AMORCES最初對於「陪伴協會、工會、網絡與革新運動前進」之承諾相關:維護民主自由(包括:公民權、自由組織集會權利和自由言論)、平等的實踐、尊重文化與文化對個人、族群和國家之間關係定義之貢獻、個人自由與其參與國際民主發展之權利、以「國際團結」為基礎之夥伴關係與經驗交換。簡言之,AMORCES協助組織或個人將概念轉化成實際計畫,提供實際情況分析,並協助動員可運用之人力與財力資源,協助與支援計畫實踐。AMORCES選擇參與的計畫多為國際團結運動中的策略性活動。

在1967年CEDETIM(全稱為國際團結研究與計畫中心,亦是IPAM網絡之創始成員)的草創時期,法國經歷了帝國式殖民主義的崩解和前殖民地之民族覺醒的衝擊。因此,CEDETIM即定位該組織支持世界各地之前殖民地人民追求領土獨立與人民自決等運動,並以越南、阿爾及利亞和巴勒斯坦為主要專注對象。越南與阿爾及利亞皆曾為前法屬殖民地,而巴勒斯坦在國際團結運動中的定位更具特殊地位(巴勒斯坦對爭取自由與對抗以色列佔領與分割領土之奮鬥)。因此,IPAM 網絡對於巴勒斯坦的關注即一直延續至今。

從法國聲援巴勒斯坦
在以色列尚未正式建國前,巴勒斯坦曾是英國託管地,卻在聯合國1947年的決議之後,開始陷入與以色列的衝突中。在2011年巴勒斯坦申請入聯合國時,聯合國因此案陷入意見分歧[ii]。一個國家的存在與否,卻被交付在聯合國這龐大的體系下決定其命運[iii]。60多年前如此,60多年後,世界列強還在同樣的問題上進行外交政策攻防戰。請問「聯合國隊長」對抗的邪惡集團在哪?因「錯誤決策」而領土被以色列武力佔領/切割,隨時都可能被切斷水與食物、被迫在邊境間流亡,尋找生存之道的難民?!即使聯合國下已有聯合國近東巴勒斯坦難民救濟工作署(UNRWA)專職協助改善當地居民生活情況,但其能發揮之功能有限,且治標不治本。聯合國這頂大帽子是否確實就是「正義的化身」?誰才有資格來決定巴勒斯坦的未來?

和其他歐美列強相比之下,法國對巴勒斯坦的外交策略與態度略有不同。在2011年的一場專訪中[iv],法國國際關係與策略研究所(IRIS)所長Pascal Bonafice認為:過去的法國社會黨(PS)   傾向支持以色列,因為以色列代表的是中東地區唯一的民主國家,且法國的猶太裔社群支持以色列。然而,以色列已不在是該地區唯一的民主國家,而法國將得在這兩個相對的勢力中做出選擇。在法國共產黨(Parti Communiste)和綠黨(les Verts)已就以巴問題提出清楚的定位之時,法國社會黨與右翼的人民運動聯盟(UMP,現任總統薩克齊所屬的政黨)皆尚未在競選政見中提出相關之外交策略與其對以巴情勢的見解。因此,「以巴問題」將會是法國2012總統大選中的重要議題之一。

另一方面,「抵制、撤資與制裁(以色列)」(Boycott, Divestment & Sanctions,簡稱BDS)運動的法國分支亦在過去幾年中為法國社會扮演聲援巴勒斯坦的重要角色。BDS運動成立於2007年,是一個由巴勒斯坦公民社會主導的全球運動,主要訴求為請全球大眾「抵抗、撤資與制裁」以色列,直到以色列依循國際法和認同巴勒斯坦人權。透過聲援BDS,全球大眾被鼓勵透過進行「具良知」的消費,非武力而透過經濟制裁的模式,共同支持巴勒斯坦人(包括:難民、陷於約旦河左岸和加薩走廊武裝佔領區和以色列境內的巴勒斯坦人)追求社會公義的抗爭。此運動以對南非種族隔離抵制的活動作為參考典範[v],並取得諸多歐美社會知識份子、學者及藝術家的參與。

在AMORCES和「共同世界」基金會合辦之巴勒斯坦專題研討(1/16)舉辦的前夕,BDS運動的法國分支(Campagne BDS France)才於1月14日、1月15日在法國里昂(Lyon)舉辦第3屆的全國訓練與對談,分享其在2011年的抵抗成果與2012年的新展望[vi]。即使在這之前,支持巴勒斯坦團結的法國運動人士曾收到死亡威脅信件與可疑包裹[vii]等威脅(而先前亦有親以色列份子在筆者目前工作所在之CICP繪製許多具種族歧視意涵的塗鴉與張貼具仇恨意識之海報),但法國運動界人士仍看好巴勒斯坦情況將持續往前進展,特別是在去年12月時法國米路斯市(Mulhouse)法院取消對BDS運動份子「(對以色列)歧視與散佈仇恨和暴力」之控訴;這被視為是法國BDS運動史上之一大勝利[viii]

圖二:Jello Biafra於「反對種族隔離龐克」音樂會(Punks against Apartheid)的表演

來自加薩走廊的鳳凰
這次專題研討邀請了來自巴勒斯坦赫舍難民營(Dheisheh Refugee Camp)之「鳳凰中心」(Phoenix Center)主任Naji來到法國分享巴勒斯坦現況。赫舍難民營位於伯利恆市附近,是巴勒斯坦散布在約旦河左岸、加薩走廊、約旦、黎巴嫩和敘利亞之間之59個難民營其中一員;目前約有1萬1千名居民住在小於一平方公里的範圍內,僅有兩所資源匱乏的學校提供整個難民營中的教育。

赫舍難民營是一個相當活躍且努力奮鬥的地方。在1981年到1993年之間,赫舍難民營中的青年活動中心(也是該難民營中主要的青年組織)曾被以色列軍方要求關閉。許多居民曾遭遇被軍人和武裝暴力而殺害、傷害、囚禁或造成終生身障,包括孩童。由於許多男性遭受到上述遭遇,赫舍難民營的婦女們成為了家中的主要經濟來源提供者和維持家中運作,因此許多婦女受限於此困境中,無法找到尋求改變之機會。超過一半以上的赫舍難民營人口為兒童,他們因為逐漸加深的貧富差距、武裝暴力、政治動盪而無法單純享受他們的童年;幾乎所有赫舍難民營中的兒童曾遭遇過家人、鄰居或朋友遭遇暴力殺害或監禁。

取名為「鳳凰中心」,即是取鳳凰之「浴火重生」的意義,期盼巴勒斯坦人民可以從這些奮鬥中重新找到尊嚴與生存的意義。因此,鳳凰中心的運作,即是希望可以讓赫舍難民營的居民獨立自主生活,致力於自由、民主、社會公義和人權的教育與文化推廣,讓青年與婦女透過活動中心建立互相扶持的網絡和充權。鳳凰中心亦透過與國際夥伴的連結,將巴勒斯坦的聲音帶到國際間。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鳳凰中心展現的是一種「即使身限於極端困境中,也要尊嚴、自主地生活」的精神。鳳凰中心目前進行著17項另類教育(alternative education)發展計劃,例如:鼓勵青少年透過影像紀錄來觀察其生活之社會處境與和平對於他們的意義。誠如Naji所述:「教育是巴勒斯坦青少年的未來,而我們將倚賴他們在某一天改變我們的未來。」

What’s Next?
在這次的專題研討中,組織交換了針對巴勒斯坦抗爭的策略,包括巴勒斯坦解放組織(PLO)和哈馬斯(Hamas)的團結、自1948年之後的法國與巴勒斯坦關係、與以色列社會之關係、以巴各自和平的建國或是成立單一國家、關於外交政策的挑戰等議題。在經歷了充滿社會改變的2011年之後,民眾的聲音與亟欲改變困境的需求已快速地改變了世界局勢,也讓世界諸國重新思考其外交政策,甚至放下過去的「驕傲」,重新聆聽民眾的聲音。

法國運動界人士認為,阿拉伯之春不僅挑戰了阿拉伯世界的政治模式(如何游走於延續伊斯蘭傳統和自由民主之邊際),也將改變巴勒斯坦的處境,並為巴勒斯坦的未來帶來新契機。依據法國經濟學家,亦是另類全球化運動先鋒Gustave Massiah的論點,阿拉伯之春所帶來的主要啟示包括:
● 阿拉伯之春孤立了以色列的外交政策。
● 阿拉伯之春改變了阿拉伯世界(中東與北非地區)之地緣政治處境,也改變了其對巴勒斯坦(巴勒斯坦人亦為阿拉伯裔)之觀點。
● 阿拉伯之春挑戰了世界列強(包括:美國、歐盟、俄羅斯與中國)對阿拉伯世界的影響力。
● 阿拉伯之春讓阿拉伯地區的人們團結,並提供嶄新視野。
● 阿拉伯之春強化了巴勒斯坦人奮鬥的「證明」

在法國,BDS運動和「(法國)船援加薩」(Un Bateau pour Gaza,英文為A Boat for Gaza)[ix]已展現了相當不容易的動員組織能力。因為在法國社會中,每當運動者開始質疑以色列策略時,立刻就被控訴為反猶太主義。支持以色列領土政策的支持者也因此在法國境內刺激了「仇視伊斯蘭」(Islamophobia)情結的滋生,讓持相反意見的社論很難在法國媒體上出現。即使處境艱困,聲援與支持巴勒斯坦人民的聲音仍持續在增加,再再挑戰法國社會,也展現了法國社會中不同族群與階層的差異。支持巴勒斯坦人被壓迫之處境與其所遭遇的苦難和「殖民」,了解巴勒斯坦人所討論之各類議題,皆需要透過公民社會中的團結而促成。

目前巴勒斯坦困境中急需解決的三個重點議題仍環繞於:以巴之間的領土界線、耶路撒冷和難民。誠如先前所述,即將在今年4月底、5月初登場的法國大選,將會是挑戰法國之多元文化社會的「主流價值觀」與對敏感議題(特別是在外交政策)見解的最佳驗證時機。目前身處於這樣環境中的筆者,也期待能在未來數個月中從法國社會與媒體中看到更明確的外交政策發展。


[i]此處僅列出部分組織,例如:支持巴勒斯坦之法國非營利組織平台(Plateforme des ONG Française pour la Palestine)、巴勒斯坦世代(Génération Palestine) 、自由行動劇場(ATL Jénine) 、伊斯蘭文化研究所(Institut des cultures d’Islam )

[ii]詳見 « 聯合國內就巴勒斯坦入聯意見分歧», BBC中文網,11/11/2011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world/2011/11/111111_un_palestine.shtml 

[iv]詳見« Pascal Boniface : pour 2012, une question comme celle de la Palestine “peut faire la différence” » by Anne Brigaudeau, 20/09/2011, France Télévisions http://www.francetv.fr/2012/pascal-boniface-pour-2012-une-question-comme-celle-de-la-palestine-peut-faire-la-difference-4505

[v] 參考« The Silent Treatment » by William Parry, 03/09/2010, New Statesman
 http://www.newstatesman.com/music/2010/09/israel-interview-boycott-naja  

[vi]« Campagne BDS France Succès du 3ème week-end national de la Campagne BDS France» by BDS France, 18/01/2012
http://www.bdsfrance.org/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678%3Adeclaration-finale-weekend-bds-france-14-et-15-janvier-2012&catid=9%3Aevenements-bds-france 

[vii]«Death threats and intimidation by Zionist groups increasing in France, say BDS activists » by Ali Abunimah, The Electronic Intifada, 13/01/2012

http://electronicintifada.net/blogs/ali-abunimah/death-threats-and-intimidation-zionist-groups-increasing-france-say-bds-activists 

[ix] 「(法國)船援加薩」(Un Bateau pour Gaza)是一項由法國「法國促進巴勒斯坦與以色列和平公義與發展國家聯盟」(le Col­lectif national pour une Paix juste et durable entre Pales­ti­niens et Israé­liens)和「支持巴勒斯坦之法國非營利組織平台」(la Pla­te­forme des ONG fran­çaises pour la Palestine)在2010年與2011年所推動之倡議,主要為被以色列禁運3年之加薩走廊難民提供人道物資。雖然國際「船援加薩」船隊在航行經過希臘時被擋下,但該倡導仍被視為一成功地公民社會動員。相關內容請參考http://www.france-palestine.org/+-Un-bateau-pour-Gaza-+。

One response »

  1. Report Review Committee says:

    非常精彩的觀察!關於『巴基斯坦團結日』的相關組織與光譜,期待能表格化整理,增加閱讀的流暢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