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慈@IPAM

工作近況
11月至12月中旬這段時間對組織而言,是一段相對忙碌的日子;因為這段時間內,所有工作夥伴都在參與或支援IPAM[i]的海外志願者交流計畫之培訓。此計畫由IPAM網絡下的「交換與夥伴連結」(Echanges et Partnerariats,簡稱EP)協會主導。EP的組織宗旨為推動法國公民社會與全球公民社會之夥伴關係建立與經驗交換,因此在IPAM網絡中擔任著國際連結之重要責任。EP的海外志願者計畫在2003年開始萌芽,期待透過志願者與在地組織的互動,建立計畫框架下之夥伴關係,並鼓勵與連結更多的年輕人參與推展「國際團結運動」(international solidarity movement)。

2004年起,EP已舉辦過12屆交換計畫,派遣130 名志願者前往30參與志願服務。EP的海外志願者交流計畫中所關注之議題包括:農業與季節性農民移工、都市的各類人權議題、糧食安全、外籍人士/外來人口之權利、另類媒體報導與公民社會動員(如:阿拉伯世界的社會論壇、反對國際組織舉辦之高峰會[如 :反G20])。

這次培訓的海外志願者將於2012年初出發到下列國家地區參與專題見習服務:比利時(歐盟總部vs移民)、義大利南部(歐盟邊境vs移民) 、羅馬尼亞(季節性農民移工)、西班牙馬德里 (氣候正義與都市化)、西班牙南部(季節性農民移工)、西班牙塞維爾(都市化與移民)、埃及開羅(民主化與公民社會觀察)、突尼西亞(民主化與公民社會觀察)、摩洛哥(季節性農民移工)、巴西里約熱內盧(Rio+20之動員準備)、波士尼亞(東南歐民主化與公民社會觀察、移民居住權與和平促進)。

而EP也期待透過海外志願者計畫達成下列目標:

  • 與同為國際團結運動議題奮鬥的組織更新、 加強與發展夥伴關係
  • 為已參與或期待參與國際團結運動計畫之個人提供新的參與模式
  • 促進國際團結運動組織進行實踐、知識與資訊之交換
  • 協助國際團結運動組織尋找新的合作機會

EP的海外志願者計畫共分成三階段進行,包括:

  • 行前準備 :3周半(11/28 ~ 12/21/2011)

在這段期間,海外志願者需參加專題演講(派遣組織代表與外部專家分享其在另類全球化運動中關注議題和參與現況)、技術工作坊(提升志願者的紀錄撰寫、自我表達練習與電腦技能練習)與實務實習(至派遣組織見習,參與日常工作推展,瞭解派遣組織工作現況與合作模式)

  • 田野服務 :4個月(1/2~  5/7 ;志願者最晚需在5/10前回到法國)

海外志願者出發至任務組織/國家見習,參與:季節性農民移工家庭服務、北非阿拉伯地區之民主推展、協助籌組區域性社會論壇、歐盟邊境之移民服務、巴西Rio+20籌備等各類專案任務。

  • 任務簡報 :3周(5/14~  6/5)  

海外志願者回到法國,與EP和派遣組織分享田野服務見習內容、重整海外服務經驗、舉辦公開演講、志願者經驗分享與紀錄、深化田野服務後之價值、田野工作之後續相關延展討論、建議新的夥伴關係、海外志願者之未來生涯討論等工作。

在這項計畫中,EP需和諸多組織連結,例如:

  • 派遣組織:在法國關注各類另類全球化議題之夥伴組織,例如:No Vox(都市化議題)、Migreurop(歐盟邊境與移民)、 Confederation Paysanne(季節性農業與農民移工)
  • 策略性合作夥伴:補助志願者之海外津貼部分補助與支援的組織,例如:歐盟的Léonardo da Vinci計畫 (歐盟內之志願者交流)、法國志願服務(France Volontaires)和公民志願服務(Service Civique)(歐盟區外之志願者交流)。
  • 任務組織在任務國關注不同議題之國際夥伴組織。

海外志願者亦被視為策略夥伴,因為他們被視為法國之另類全球化組織的工作夥伴代表、被期待在透過參與海外志願者交流計畫而更明確地瞭解法國和國際團結計劃之實質意涵。因此,在海外志願者培訓期間,EP、派遣組織與任務組織將培力重點放在告知、分析並協助志願者瞭解接待/任務組織目前關注議題,提醒志願者放寬心胸去學習,並與其他屆的海外志願者與夥伴網絡互相連結。透過此過程,海外志願者被期許能逐步開始建立並加強與派遣組織及任務組織之間的夥伴關係,也與同屆的海外志願者建立起互相支持的夥伴網絡。此外,由於海外志願者對於其參與之海外志願任務亦有所期待,因此在這階段,海外志願者也被鼓勵提出相關疑問,與組織或夥伴討論。

對於IPAM培力模式與法國志願者的一些觀察
在整個培力過程中,海外志願者的自我介紹與定位練習是一個不停循環出現的練習。雖然看似簡單的過程,但相關意涵卻很有意思。第一天時,多數人的自我介紹從來參與志願者計畫之前的個人歷史開始講起(如 :從索邦大學畢業、參與過哪些計畫與研究、在哪當過實習生)之後,在某堂演講開始前的暖身活動,我們又再做了一次自我介紹。這堂課的自我介紹的「執行規定」很嚴格,每個人僅有3分鐘,且講完之後須接受同儕間的評論。有些志願者很快速地在3分鐘內提供了大量資訊:也有些人以為已在指定時間內介紹完自己,但實際上僅花了2分鐘,也因此被鼓勵提供更多資訊。

這個練習中學習到的重點即是如何在一群對你的議題熟悉度不同與背景不同的社會運動者前如何有效率地呈現自己。事實上,當志願者被派遣到田野間工作時,常扮演著派遣組織在當地拓展夥伴關係或人際網絡代表之角色。有的時候,志願者可能也會被邀請參與接待組織在當地之大眾傳媒活動,包括:接受電台或媒體之訪問、為組織撰寫專文等工作。在這些時刻,海外志願者的組織能力與表達能力即顯得非常重要。

在參與志願者訓練的同時,免不其然的會想多觀察與嘗試了解法國志願者與台灣志願者各有哪些不同的特質。今年參與EP計劃的志願者共有12名,平均年齡約25歲,多數已在發展中國家進行半年以上的研習或參與發展計劃,或曾在法國社會運動組織工作或實習過。法國學制下的學業完成時間點確實較早(大學21歲,碩士23歲);部分海外志願者也在就學或參與交流計畫前給過自己一段「空檔年」(gap year)的時間,讓自己到發展中國家見習與成長;也許因已有過這樣一段的經歷,這些志願者表現得較為成熟穩重。再加上歐陸有多類雜誌刊物或網路資源, 把較為「艱深複雜」的國際時事轉換成庶民皆可懂的語言。也許在這樣的文化影響之下, 這些志願者對於國際情勢的瞭解掌握程度與相關剖析也相對得心應手。

另類全球化的特殊之處即是:將在地化的議題,帶到國際或是區域層級討論,讓國際間遇到類似議題的運動與組織可以交流經驗,並加深議題的國際能見度。當有國際友人共同加入參與議題倡導時,將能相對地增加對在地倡導的力量與能見度,也會讓在地當局更謹慎處理這些聲音。因此,另類全球化是一場全球共同的抗爭。我們透過經驗交換與「共同」的抗爭與痛,互相扶持對抗社會中的不公義。在此框架之下,讓海外志願者們看見如何進行跨文化的組織連結、如何加入到在地組織的抗爭,讓海外志願者知道該如何去瞭解在地的議題、交換不同地方/國家的工作模式並尋找改善現境的可能作法,即顯得更加重要。

目前EP的海外志願者交換計畫多數仍著重於區域性的志願者交換, 特別著重在地中海區域的國家(包括:歐洲、中東與北非地區)。一部分也許跟EP的經費來源與IPAM合作夥伴相關,因為歐盟計畫與法國志願者計畫皆有其特殊之關注區域(如:巴爾幹半島與歐洲東部疆域附近國家和法屬前殖民地的民主化過程),但我認為法國社會的歷史發展進程與移民來到法國後所遭遇到的困境與不平等待遇,特別是在1960至1970年代之間的法國殖民主義崩解之後,前法屬殖民地的諸多居民開始移民或回流到法國社會之後,面臨到最大的衝擊。這也帶動了IPAM與CICP在其發展歷史上對於公民社會和移民議題的關懷與思想抗爭。

法國在其發展歷史上一直是歐洲的移民大熔爐之一。工業革命時期的移民多來自於比利時、德國、義大利與瑞士;波蘭與西班牙的移民則開始在大戰後的重建時期開始逐步遷入法國;1970年代在民族自覺與母國政局動盪不安的影響之下,開始有較多的葡萄牙和阿爾及利亞裔移入;直到1999年,在歐洲快速都市化的影響之下,主要移民則來自於摩洛哥、土耳其、阿爾及利亞與葡萄牙[ii]。相較於亞洲的多元文化社會,歐洲面對大量人口移動與社會融合所帶來的挑戰之經驗也許比較多,但歐洲似乎也尚未找到其平衡之道。

在歐債危機與2012年即將到來的法國總統大選影響之下,法國社會對於疆域管制與移民處境仍處於意見衝突的僵境。這也是近期我常和同事討論的議題:社會融合的定義究竟是建立在將新到來之族群「融入」到現有的社會的步調中,抑或是該建立於「融入」與「接納包容」並存的基準?很可惜的是,目前法國社會的主流價值觀即建立在前者之上。前陣子我到法國移民融入署下的OFFI[iii]辦公室申請居留證時,需和其他多國移民一起在該辦公室觀看「融入法國社會」宣導影片;該影片即不斷地傳達「移民需完全地瞭解法國主流觀點,才能順利與法國社會融合,並成為法國一份子」的觀點。

我想,這也是薦送這些對另類全球化與發展備感興趣的年輕人前往任務國家見習的重要性:去多方瞭解非「主流社會」的觀點,去瞭解人們所經歷的抗爭的緣由,去延伸對世界的認識與同理之疆域,再回到法國社會繼續為被忽視或不平等對待的人發聲。雖然今年因安全因素, EP無法薦送海外志願者至部分國家推展任務(例如,非洲的馬利因其國內動亂情勢較危險,法國外交部將該國之旅遊警戒燈號調整至黃燈,也因此不建議EP派遣志願者前往服務), 但透過與各類夥伴組織和海外志願者的人際網絡,另類全球化的思想與實踐仍在國境間流動。不論是志願者,亦或是工作者也好,多數人也都盡可能地多方涉獵各類議題之知識或觀摩相關對話與討論(例如:居住權vs.另類全球化研究vs.民主社會vs.歐盟融合,或是移民權益vs.歐盟疆域vs. 移民與難民vs.都市化vs.落腳城市)。

我很感激能有這樣的機會去觀察法國的另類全球化組織培力青年之方法與過程,也見證到法國組織對其與志願者關係的重視。這是一個不停循環的進程:組織提供志願者成長與獨立的工具,建立志願者的觀察、批判、資訊整合能力與對議題背景之能力建構;志願者也因著這些先前準備與工作會議,瞭解其所代表的議題立場與未來在國外服務之心態調適,並確實地把在田野間執行的經驗與心得帶回法國與組織共享成果,甚至延續這樣的夥伴關係。亦有多位前幾屆的志願者在完成海外交流後,回到IPAM或CICP[iv]內的組織(如:Migreurop)為不同議題工作奮鬥。因此,我也很期待可以在2012年中繼續觀察海外志願者的任務簡報過程,並與EP的同事一起追蹤這些志願者未來在法國或全球社會運動的發展。

與組織溝通: 從咖啡機開始建立關係

我的法國同事平均一天會喝5到6杯咖啡。由於我在辦公室的位置剛好就在咖啡機旁,即使我沒有喝咖啡的習慣,若早上是我第一個到辦公室時,我還是會在燒熱開水時,順手幫同事煮咖啡。幾次下來後,也和同事建立起默契。有時若同事比我早到辦公室時,我也會發現同事在煮完咖啡的同時,也幫我燒好熱開水了。工作期間,我也會趁同事經過咖啡機、添加咖啡的時候,快速和她們交流聊一下工作近況;若在走廊相遇時,大家也會快速閒聊一下再道別。因此,即使平常每個人都各自在忙著不同的專案,但我們也可以適時得知其他人的工作現況,或在遇到瓶頸時在同儕中尋求建議與協助。

我想,志願者對自己到田野間工作的定位、動力與個人期待確實很重要,但同時亦要思考到自己所代表的不僅是個人,更是兩個夥伴組織關係間的連結與關係拓展。當然,這些都是我們在行前訓練時討論過的事情,但在實際抵達法國後,更深切地體悟到這句話代表的意義。志願者被送到新的夥伴單位時,確實會期許能發揮其專長去協助組織進行專案推展。「協助」代表的意義是,你需要比出發前更清楚自己現在所處的位置。為了能夠實際「協助」,你需要嘗試加入工作團隊的討論,即使工作團隊使用的語言並非你所熟悉且能流暢表達自己的語言。為了能夠投入並「協助」工作專案的運行,你需要運用更多時間進行準備功課。快速與組織建立工作夥伴關係亦相當重要。

來到法國之後,我嘗試不斷地告訴自己,要盡快讓自己完全地投入到組織的工作模式與場域;也就是習慣以法語溝通與書寫為主的工作步調。這邊的同事或多或少可以使用英文溝通,但在開會與討論場合,為了讓溝通快速並有效進行,仍多是以法語進行。一開始確實會因自信不足、對議題之不甚瞭解和因語言表達受限而挫折感頗重。我的解決方法是,在和同事們快速的討論之時,我會嘗試適時表達自己,再重複一次我理解的討論內容,以確認我的理解是一致的。

和生活中遇到的部分法國人相較之下,組織的同事很溫暖且真誠,所以我們的溝通一直都是平行的;我們也曾分享過彼此的工作價值觀,藉此相互了解也讓後續之合作較順利。在法國的工作生活,很需要自己主動去爭取參與的機會;這也許和法國文化有些關連。我的同事在讓我認識組織運作模式之後,即和我一起討論工作內容。我們達成的共識是,除了一些例行性的工作之外,其他則開放讓我選擇參與和接觸我所好奇的議題,因此也給予我一些空間去獨自探索。在這樣的工作氛圍之下,志願者需要更自律,學習在獨立完成任務同時,也主動去協助團隊,建立團隊間的彼此信任與工作默契,並逐步融入到工作團隊當中。

多數人印象中的法國人可能工作時間不多或很悠閒,但這樣的刻板觀念在IPAM幾乎不存在。組織不定期會舉行夜間工作會議(因配合外部顧問時間)、聲援其他運動之晚間活動或是個人進修,因此,在這裡,所有人都在白天的工作時間內發揮最大工作效率。例如,組織內的夥伴時常利用午餐時間進行午餐會報與討論,有時候可能長達兩到三小時。這是因為IPAM在其發展歷程中,一直將組織定位成另類全球化運動的思想基地,所以思想戰鬥與策略對IPAM相對重要。對於急性子的我而言,一開始時我曾被組織會議的時間嚇到,因為先前在台灣非營利組織工作時,已習慣會議時間不超過一小時。但透過會議參與的過程,我觀察到,這裡的每個決定都在透過充分討論、充分賦權與充分相互尊重中而達成。因此,我也期許自己能持續在這些衝擊中尋找平衡點,學習充分瞭解每個人或每件事情的立場和背景,大量吸收、消化資訊並積極參與討論。


[i] IPAM全稱為Initiatives pour Un Autre Monde(另一個世界的提案),亦為本文作者目前服務之單位。IPAM實為一組織平台,由6個不同類型之協會組成現有之網絡。其關注議題包括:另類全球化運動之實踐與推展、人權、倡議行動/抗爭、社會運動、氣候變遷、移民與人權、海外志願者交流、居住權、民主社會、國際金融改革、貿易與發展、另類全球化運動紀錄收藏、國際團結運動(international solidarity movement)研究等。網址: http://www.reseau-ipam.org

[ii] 詳細數據請參考法國國家移民史研究中心(Cité nationale de l’histoire de l’immigration,簡稱 CNHI)。網址 :http://www.histoire-immigration.fr/

[iii] OFFI全稱為Office Français de l’Immigration et l’intégration,為法國移民融入署下之主責外籍人士抵達法國後的居留審核與註冊登記之機構。

[iv] CICP全稱為Centre International de Culture Populaire (國際民眾文化中心),自1970年代起即開始支持80多個聲援另類全球化運動之組織討論與工作的空間場域。其關注議題包括 :民主化歷程與人權(如 :巴勒斯坦、阿爾及利亞、海地、瓜地馬拉、巴拉圭)、國際團結運動與在地發展、農民合作產品之國際推廣販售(如 :巴勒斯坦橄欖油、墨西哥查巴達咖啡)等。IPAM辦公室即位於CICP中心內。網址 :http://www.cicp21ter.org

EP海外志願者培訓計畫之專題演講

圖片一:EP海外志願者培訓計畫之專題演講

海外志願者在CICP辦公室外進行分組討論

圖片2:海外志願者在CICP辦公室外進行分組討論

法國國家移民史研究中心(CNHI)收藏了各國移民在不同年代於法國留下的足跡

圖片3:法國國家移民史研究中心(CNHI)收藏了各國移民在不同年代於法國留下的足跡

One response »

  1. Report Review Committee says:

    育慈的介紹分析相當清晰深入,兩個月之間能將IPAM的組織訓練方式以簡練文字介紹,對於華文朋友們相當有幫助!期待進一步介紹組織訓練的know-how,例如組訓、基礎的思想教育?一整套設計訓練的Packag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