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ferences in South Asia

Malang/李宏文@PEAL

這個十一月,我有幸參與兩場於南亞地區召開的公民會議,南亞區域合作人民會議(Peoples’SAARC Conference)以及南亞社會論壇(South Asia Social Forum)。首先,兩場會議主要的共同目的,皆是以人民的觀點為出發點,提供一個平台讓公民大眾有發聲的機會;並且讓這股另類、不同於官方觀點的公民集體共識及力量,能夠平衡目前過度被少數人如:政府及跨國資本企業所強勢壟斷,甚至是任憑其操弄的公民議題。簡言之,這股概念形成類似於世界社會論壇(World Social Forum)的召開,即是有別於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一味的政治操弄!

 南亞區域合作人民會議(People’SAARC Conference)

今年邁入第四年的會議,地點則是在印度知名的粉紅城市-齋浦爾(Jaipur)舉行。之所以有機會參與此次的會議,是合作組織PEAL的同事已預定前往與會,尤其今年的會議主題為氣候變遷與全球暖化,恰巧是PEAL所關注且正在努力中的議題!因此,筆者主動提出共同與會的可能,才有機會目睹屬於南亞區域的公民集會。

三天的會議當中,首先將過去人為對於大自然的破壞一一地道訴。試著讓與會的來賓能對於我們人類如何造成地球環境的惡化有初步地了解,如:空氣污染、水資源缺乏、土地流失、森林砍伐、野生動物瀕臨絕種等重要挑戰。另外,跨國企業與資本主義的腐蝕,更是造成現今社會去人性化與自然環境惡化的幕後操手!例如以商業利益導向為主,因而忽視人性需求及自然永續發展;過度強調私有財產,造成人性貪婪、自私。

接著,大會討論著我們人類社會是否有另一條出路及可能性?試圖建立一個自然與人性為中心的發展策略,理應當才是我們該努力的目標!因此,大會將事先草擬的環境永續-人性需求的白皮書提出,讓與會的組織及民眾共同集思與發表意見。白皮書內容包括:自然資源的永續、基本人權(教育、醫療、居住、糧食、飲用水)、和平發展(例:喀什米爾主權)、女權發展、合作式農業、勞工議題、民主發展等議題。此一白皮書用意,則是試圖發表並且提報南亞區域合作組織(South Asia Association of  Regional Cooperation, SAARC),要求其將人民會議之共識加入未來議程的討論中!

另一方面,會議中有些不明確及待釐清的議題,也許受限於會議時間無法深入討論,則是讓筆者感到好奇,甚至有些疑惑?例如:訂定收入比例差、失業津貼發放、區域內自由進出等。其中,最具爭議的是大會認為性別自主乃有違自然法則,因此反對同性戀、同性婚姻、單親家庭。有年輕學者試著提出其不合理之處,卻反遭大會代表強力譴責!

 圖一、南亞區域合作人民會議之會場

 

南亞社會論壇(South Asia Social Forum)

首屆的南亞社會論壇,在世界社會論壇(WSF)全力的支援之下 ,於孟加拉首都-達卡召開。此次 ,另一位於印度服務的浩然夥伴-嘉辰也ㄧ同與會!參與此大型會議的好處是,我們可以在同一時間內了解許多發展議題,從參與式民主、人權、環境、教育、和平衝突到糧食危機、氣候正義、災難預防等新興議題。加上因為是區域性的會議,所以與會的組織及個人大多來自於南亞地區各國,如印度、尼泊爾、斯里蘭卡、巴基斯坦及主辦國孟加拉。藉由演講、圓桌論壇、戲劇展演甚至是遊行,來自於區域內的各個公民組織,各自表達所面臨且關注的議題,也在現場跟與會者意見交換,期盼相互支持。畢竟南亞區域各國所遭遇的窘境及危機,有許多相似的經驗與狀況,的確是需要各國間共同努力解決!筆者參與此次南亞社會論壇最大目標,乃是試著了解其他組織與筆者服務之PEAL相同著力的方向,如:氣候暖化、另類療法、有機農業。期盼經驗的交流,並且帶回寶貴的意見。

但是遺憾的是,不知是否此會議模式乃全盤移植於世界社會論壇?或是這得歸咎於主辦國的會議組織能力?筆者個人了解在許許多多的會議場次中得有所取捨,畢竟參與的人數眾多,期待被關注、了解的聲音及議題來自於區域內各個不同的組織。但是會議期間,有些筆者與其它與會者渴望了解的主題,卻每每因不知名原因無故不到或取消,大會卻沒有適時地或事前公告或通知與會者,讓筆者錯失轉換選擇其他議程的可能!

     圖二、南亞社會論壇場外之公民組織的遊行

綜觀來看,參與此兩場南亞區域會議,雖然是有機會了解南亞區域公民集會的模式及關注的議題。相對地,也看出些許尚待改善及可惜的部份!例如:在印度舉行的人民會議,回教國家如巴基斯坦、阿富汗等並沒有與會者,原因乃受限於政治安全因素,可見國與國之間的角力衝突,對於此種非官方的人民交流還是有些許的影響!再者,會議使用的語言,的確造成筆者與其他非該語言使用者於會議進行的困難度。與會者來自於區域內的各個不同國家,理當選擇大家皆可聽懂且使用的語言。但是在印度的會場上,北印度語(Hindi)卻是主要溝通的語言。筆者雖然觀察到來自於尼泊爾與不丹的與會者也都通曉使用北印度語,但是對於從印度南部及斯里蘭卡前來與會的組織代表卻有被忽略的感覺!而南亞社會論壇,大多數的會議議程,也是以孟加拉語(Bengal)為溝通語言。這讓筆者不禁聯想,少數與弱勢族群的聲音過往以來,就是這樣被當下的主流社會及執政者所忽視;而身為另類勢力的我們,難道不該捍衛這也應當被重視的權力?

圖三&四、人民會議現場之文宣標語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