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關晨引/北京工友之家

初抵北京之時,天天計算著抵京的天數。怕遺漏,更怕過於精確的計算促使處於異地的現實感包覆了自己。於是,夾帶著空間轉移伴生的陌生與新鮮,在沒有時差的空間裡抓緊時間重新排列生活秩序。四十多天後,日用品一件一樣地填滿住所,生活這才剛起步。

第一天下午四點,來到同心實驗學校,帶著乘坐飛機的酸痛,和早起的睏意拉著行李、背著包,還來不及將行李放好。一頭長髮的教務主任在學童們下課的嬉戲聲中 問我:「你是新來的音樂老師嗎?」。我點了點頭,模糊地聆聽關於課程時間的安排,實際上見聞的淨是學童倏地跑過的身影和玩鬧的呼喊聲。行李暫時擺放在校長 室門口。校長室的沙發上等待著校長將手邊的事務告一段落。校長,陽光的笑容取代嚴肅和距離感,用她利索的腳步領著我和另一位同樣來到工友之家的志願者,先 是安頓好住屋,後到皮村街上享用接風的雲南過橋米線。棲所確定,聽著每隔5-10分鐘出現的飛機劃過天際的聲音,躺在小間的沙發上,第一天結束。

第二天醒來,準備熟悉與進入學校的作息。老師必須七點十分到校,學生七點半開始早讀,八點到八點二十分是升旗與作操的時間。之後每一堂課四十分鐘, 上午四節課,下午三節課,外加最後一節三十分鐘的自習。學校跟著季節的變化調整一日的作息時間。現在的時節,每到下午三點五十分,表定課程結束,但許多工 作依舊持續進行中。全校一到六年級和學前班的學生約有五百七十幾位,教職員工有三十五位。單身的老師幾乎全住在學校宿舍,有家庭的老師們則是在皮村租賃房 屋。住校的學生是因為父母親工作的地方很遠不住皮村,或者是工作崗位休假時間一個月一到兩次。

學校供應早、午和晚餐,早餐和晚餐給老師和住校的同學。到了中午,離家近的同學可以選擇返家用餐。負責三餐的阿姨,中午必須準備三百多人的菜飯,兩 菜一湯備有鹹菜,米飯為主,饅頭為輔。一、二年級的飯菜由班主任打好送到教室分給同學,三到六年級的學生則是到廚房的窗口排隊打飯。吃過午飯後,校長和我 討論在校的工作內容,學校的課程中我負責三到六年級的音樂課,另外利用課後的時間籌組兒童劇團。校長說希望透過音樂課程建立孩子們在藝術教育的成長。我正 發愁著音樂課程如何準備的同時,校長接到了一封簡訊。闔上手機,在距離下一堂課開始前的二十分鐘,沒時間緩緩初來乍到的侷促,我接到了到校的第一個任務。 原來負責教授一年級音樂課的志願者老師,今天有事來不了。接下來的畫面就是小朋友輪番跑到講台跟我告狀:誰打誰、誰拿了誰的橡皮、可不可以上廁所?、你叫 什麼名字?今天唱什麼歌?各式各樣的述說和請求傾巢而出。來到北京的第二天下午,在課本長什麼樣子,教室還不太清楚在哪的狀況下,我一連上了三班一年級的 音樂課。不論是管秩序或是教唱歌,我想我皆徹底敗北。因此,往後工作與學習的重點之一就是如何與正經歷社會化的學童建立師生關係。

同事說十月的北京是一年之中最好的月份,秋高氣爽不冷不熱,每當起風或是下雨的時刻,總有老師說:「一場風雨一場寒」。跟著季節的變化,除了每天例 常的作息外,前前後後經歷了學童的健康檢查、秋季運動會、各種疫苗注射、供暖設備的啟動等等…,此外還有因為老師請假我擔任代理班主任,以及老師離職我成 為三年級英語老師的工作。細微的變化、日常的作息,我想我正慢慢適應學校規律的生活和學習扮演教師的角色。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