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Zoe@ London Citizens

倫敦公民的社區組織工作

倫敦公民的社區組織工作很強調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建立關係必須要通過溝通,而倫敦公民的社區組織手法就是透過一對一(1-2-1)的談話,和對象建立公共上(Public)的關係,開展組織者在地區上的工作。

齊來說說大家的故事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都是一個說故人,從他或她的經歷,所聽所聞,你總可以在他們身上知道社區裡的故事。一位朋友在文章中提過:「講故事就是發現要講的東西,發現,不是發明,已經在那裏﹔那無始無終的旅程中,深情堡壘的人和事,麵包和玫瑰,路上的詩。」而在香港一直推動講故事活動的策劃人— 雄仔叔叔亦曾經說過講故事 ‘is a kind of relief ’ (是一種釋放)。因為通過說故事,我們會了解到那個人在成長中的經歷,是什麼驅使他們走到現在這個階段;當他自己回顧過去的時候,能發現對生活中有那些不滿,從而渴望作出改變。

在倫敦的華人社區組織工作

倫敦,一個國際化的大都市,具有多元的種族和文化,然而在文明社區的背後,移民之間在文化適應和環境融合中,難免存在著種族歧視的成份。這一直是英國政府重視和關注的議題,亦促成他們對多元共融社會的建立。

新公民團隊致力組織公民去建立共融的社區,華人社區亦是重點之一。但是華人在倫敦的狀況其實是怎樣的呢?

相對其他種族,華人在倫敦居住的地域分佈極廣,四散各區。由於華人的本質和民族性,正如歷史作家柏楊指出華人「缺少敢講敢想的靈性」,面對文化語言衝突,難以向別人啟齒自己的故事,因此在社會中華人的聲音顯得更零星;「各家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這種怕惹麻煩、事不關己的態度,使華人仿佛在社區中隱身了一樣;華人大多客氣非常,婉拒別人的幫助。以上種種的原因,華人對這片「異地」的歸屬感少之有少,移工對身分認同、文化差異的掙扎,使到我們華人社區組織團隊的工作顯得更為艱辛。

但是,在英國土生土長的華人卻給華人社區的組織工作帶來曙光,亦給予我們莫大的鼓勵:在英國萊斯特出生的社區工作者,投身華人社區服務工作廿五載,仍默默耕耘,可見她視這異地為家,渴望建立一個他心中所想的社區。再以韋鳴恩男爵為例,他是大社會(Big Society)的始創人,讓國民在地方社區擁有更大的自決權;近來更積極培訓華人青年領袖,為英國社會及華人社區作出無私的貢獻。

組織工作的審視及挑戰

面對共同的議題,人們很容易團結起來,作為組織者我們如何可以讓公民在議題完結了後仍有共同的目標?組織者的工作就是要使他們對自己的社區有抱負,拉近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或透過聆聽活動(Listening Campaign) 收集故事,了解社區所關心的社會問題,繼而再組織、推動及教導他們團結一致,以行動改變未如理想的現況:將現實世界(World As It Is)一步一步推進,邁向大家共同期許的理想世界(World As It Should Be)。我們必須經常軸心談論社區組織工作的基礎及理念,對自身及週遭社會作出反省,因為,反省是走向進步的開始。

Zoe

It’s not how GOOD you are. It’s how GOOD you want to be.

One response »

  1. Report Review Committee says:

    與前三批的華人社區組織工作的延續性是什麼?在什麼基礎上展開華人社區組織工作?可以嘗試進行歷史回顧(建立Review)的部分。例如Organizer在London Citizens是什麼定義?必須具備哪些能力?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